李俊花鸟画作品欣赏

泰州李俊

李俊和我同属泰州地区的老乡,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任职南京艺术学院教务处长时,曾推荐他到南艺美术系深造。经过多年刻苦的学习和锤炼,二十多年过去,他的中国画有了腾飞性的进步,真是旧貌换新颜了。

在艺术的广阔天地里,摸爬滚打,成绩显著,除靠他对中国画一往情深的酷爱之外,与他的悟性和学习得法分不开。既入传统寻求营养的滋补,又师造化觅取自然的精髓。并且不规规然守于一家之法,着力在转益多师中修炼自身的艺术肌体,务求作品的个性化、新颖化。他在起步阶段曾受到过曹明德、陈显铭、李罗等著名花鸟画家的悉心指导;此后又拜师于由吴昌硕、齐白石一脉传承下来的花鸟画大家陈大羽教授门下,耳濡目染笔耕,使他的丹青步步得到升华。

在中国美院进修期间,那儿诚于生活又不限于生活、凝聚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精神的笔墨画风,也渗透到他的心田。此后,他又投师于“东方猴王”徐培晨教授门下,那种大胆挥写、巧中存拙的作派,又使他受到启示。种种因素的影响和渗透,促成李俊的画作,综合而自然地向着自身审美的理想延伸。在他的以书写紫藤、荷花为主体的不少画作中,我们发现李俊笔下充满着南方地区特有的清逸、滋润的审美风范。当然,不可不看到的是,这种风范又无可回避地孕育于“江左文化”、泰州地区的“人文”怀抱中。那种水文化造就的清美、逸美、婉美、秀美等等,明显驾驭着画家的笔墨走向。他在书画学习中,密切接触到的那种雄强、辛辣、拙涩的笔墨颜值,不期而然地在其作品中裂变、转化,尽管我们还约略地感到,在书写树干、树枝、树叶及漫写松针、峦石的操作中,一种收获于师传的笔墨爆发力犹存于尺幅,但在整体的视觉图像上则更多地介入了自己的审美情趣,构筑了自己的艺术乐园。他笔下推出作品的显著特点是:

一、风神俊雅,姿态绰约

泰州李俊作品

无论是经营位置还是骨法用笔,抑或是应物象形、随类赋彩,李俊对作品的神采追求,大致在松灵和秀逸上。枝干交错,墨叶盘曲,出以行草笔法;紫藤蝶形花冠,姿态优美,生意焕然,常常在如歌如舞中奏响起抒情的旋律。作品《风清紫翠》最具有代表性。笔、墨、色抒情气息浓郁,八只傍依枝头、神气活现向蓝天翔飞的小鸟更增添了自由、欢娱的快乐。

在漫写紫藤的过程中,作者怀具对生活的热爱,对自然生态的向往,不为一枝一叶一花的形似所左右,而在俊雅、绰约的审美准绳渲染下,落落清风、随意而为。诚如方薰在《山静居论画》中所说:“点笔花以气机为主,或墨或色,随机着笔,意足而已,乃得生动,不可胶于形迹。”

除了花卉,作者还涉猎山水、风景小品,如《姑苏胜境》、《青松塔影》等,虽然逊于其花卉之作的酣畅淋漓,但就画面的润泽感、秀逸感来看,明显保持了作者审美自觉的清丽、婉美。

二、陶醉春光,关注生态

泰州李俊作品

不难发现,李俊在他的花鸟画创作中,表现对象多以紫藤为主体,部分作品中还介入了其师徐培晨先生趣写的玩猴,如《春色永驻》、《盛续春光》、《春和景明》、《春酣》、《紫气东来》等等,这里无疑昭示了作者创作的题旨,着力于春光、春色,其内涵实是一种对美好的向往、对幸福的追求。一年四季,开春当头、万物复甦,“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春天确然美难言传。李俊常常力求藉紫藤的描写传达自己对春天的感受。精心构思构图,倾情驰骋笔墨。在《盛续春光》中,那种春风澹荡、蝶花入胜的景境相当独特。画面上干涩、浓淡的笔墨交织,使得劲健昂然上行的树干充满着力量感;富有弹性的枝条,争春地舞向苍穹,而繁盛似锦的紫藤花簇,正眷依着藤条,吐露着迷人的笑靥,这些都足以让作者、观众同浴于滋润心腑的春光春色中而陶醉不已。

就花鸟画而言,在当下环境污染、生态受到严重破坏的状态中,美好的作品完全可以带给人们一点心灵慰藉。而李俊积极地、义无反顾地从事他所钟情的花鸟画创作,其缘由除了对艺术的钟情使然外,与作者的人本思想、浓厚的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是分不开的。

泰州李俊作品

李俊,作为画家,他不只是自己埋头画室,还是一位得力的组织者、活动家。他出任了2014年组建的泰州市花鸟画研究会会长后,时不我待,以“拓眼界、博众长、绘新篇”作为活动宗旨,积极组织会员们走南闯北写生创作,两年时间先后筹备作品在泰州、扬州、南京南昌、台北、北京等地,举办研究会成员的花鸟画作品展览会,同时进行学术交流,广受好评。在“泰州十二花神晋京展览”开幕式后的答谢会上,泰州老画家花明说:“我们研究会选出了一个好会长!李俊会长年纪青,能力强,点子多,干劲大。为了研究会的发展吃苦奉献。他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这位热衷于中国画艺术发展、为弘扬民族传统文化尽力的青年画家,很富于艺术创作潜力,我们祝愿在今后的发展中,他及其带领的泰州花鸟画研究会,取得更为丰硕的成果!


© 2021 实用范文网 | 联系我们: webmaster# 6400.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