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力提升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的思考

着力提升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的思考

张林,昂永生

(1. 东北林业大学 经济管理学院,黑龙江 哈尔滨 150040;2. 安徽行政学院 公共管理系,安徽 合肥 230051)

摘要:随着我国农村城镇化、产业化以及城乡一体化进程的不断向纵深推进,越来越多的农村和城镇新生劳动力加入产业工人行列。作为社会的新生力量——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就业问题引起了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一系列促进就业和创业的政策措施不断出台和落实,使得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就业问题得到一定程度地解决,但就业质量依然不容乐观。为此,本文在扼要阐释就业质量涵义的基础上,着力分析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成因,并就增强其就业能力,提高就业质量,实现体面地工作,从公共行政的角度,提出一些措施。

关键词: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问题;措施

就业是民生之本。党中央和国务院历来对就业问题高度重视,制定并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就业的政策和法规,给包括新生代产业工人在内的劳动者创造了良好的就业软环境。同时随着自身就业能力的提高,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就业问题得到一定程度地解决,但就业质量依然不容乐观。进一步提高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妥善解决就业问题,实现体面就业是政府在产业结构调整中面临一项重要任务。妥善解决好这方面的问题对于维护社会稳定,构建和谐社会意义重大。

一、科学把握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的内涵 新生代产业工人是我国城镇化和产业化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新生社会力量。目前国内学者对新生代产业工人涵义探讨还较少,一般认为是新生代农民工的代名词,指的是“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年龄在16岁以上,以非农就业为主的农业户籍人口”

[1]。随着户籍制度改革不断推进,城乡实现统一户籍

1

2

“就业质量是指反映整个就业活动中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结合并取得报酬或收入的具体状况之优劣程度的综合性范畴” [2]。就业质量的内涵丰富而复杂,借鉴前人研究成果,笔者认为较高的就业质量应有以下四方面的内涵:一是就业机会均等。新生代产业工人在寻找工作机会时不因户籍、学历、性别、族别、信仰等有明显差异,起点是公平的,获取的就业信息是公开和对称的;二是就业效益较高。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劳动力定价要合理,劳动付出与收益(包括薪资待遇等)成比例,薪资与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物价水平以及所在单位收益成正相关,并且建立合理的薪资增长机制;三是就业有保障。新生代产业从事的工作与自身能力相称,拥有较佳的就业条件以及完善的社会保障,就业满意度高;四是就业幸福感强,新生代产业工人能够从事体面的工作,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拥有较宽的职业通道,过着安全幸福的生活。提高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的关键应该是国家政策的支持,社会环境的改善,产业结构的优化以及自身综合素质的不断提高。综上所述,本文将新时代产业工人的就业质量定义为: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年龄在16周岁以上,学历为职高及中专以下,在城乡之间从事第二、第三产业的劳动人口在寻求就业机会、从事就业活动获取的劳动报酬、得到相应的社保待遇的状况以及在这一过程中就业者自身的心理体验。

制度将成为可能。在此趋势下,将赋予新生代产业工人更丰富的内涵。因此,本文将新生代产业工人定义为: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年龄在16周岁以上,学历为职高及中专以下,在城乡之间从事第二、第三产业的劳动人口,具体包括当前的新生代农民工和新生代城市务工青年。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就业问题得到许多学者的关注。但对就业质量的研究目前还较

少,目前对其涵义尚未形成统一的认识。有学者认为

收稿日期:

作者简介:1. 张林(1986-),男,安徽肥西人,东北林业大学硕士生,研究方向:农业经济理论与政策、区域经济理论与规划。

2. 通讯作者:昂永生(1960-),男,安徽肥东人,安徽行政学院教授,研究方向:公共行政、绩效建设。

二、深刻认识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存在的问题

(一)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压力大

新生代产业工人多到城市寻求就业就会,竞争变得十分激烈。不仅和同龄段的以及上代的产业工人形成竞争,还与城市新生的劳动力以及城市下岗失业人员形成竞争。就业机会随着这种竞争激烈程度的增加而减少。新生代产业工人在劳动力市场的地位也随着这种激烈的竞争而日趋下降。在职的新生代产业工人常常超时工作,工作条件较差,劳动强度较大。

由于城乡公共资源分布不均,出生于农村的新生代产业工人通过教育、经商等途径改变自身境况变得困难重重。土地情结的弱化和农业生产技能的匮乏以及对城市生活的向往,促使他们“弃农从工”。转移到非农产业就业成为他们的共识。大量新生代产业工人涌入城市择业和就业,造成就业竞争增大。受城市资源、环境承载力的限制以及产业结构调整等因素的影响,一方面,“城市病”在许多大中城市开始蔓延并加剧,另一方面,劳动力市场供求失衡,“一职难求”,导致新生代产业工人产生与之“城市梦”相悖的心理体验,生活辛福感下降。发展中小城镇,缓解大中城市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就业压力成为现实选择。

(二)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效益低

据笔者对合肥地区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状况的抽样调查显示,90.2%①

的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于电子元器件生产、电器类生产、服装生产等非公企业,每天的平均工作时间为10.3小时②

,每月平均工资为1768.6元/人③

。经常性的高强度的劳动付出与微薄的薪资回报难成比例。许多被调查的新生代产业工人都是“月光族”,甚至还有举债和“贴薪”就业的。就业效益不高已经影响了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就业积极性和稳定性。

究其原因:一是新生代产业工人与用工单位在议价方面的不对称谈判地位。长期以来,新生代产业工人一直处于弱势地位,成为用工单位招之即来,用之不竭的廉价劳动力。一直处于优势地位的用工单位在

低,综合素质不高,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就业和择业的空间偏小,只能选择一些脏、累、苦、险的工作,是一种迫不得已的低水平、低层次的就业。产业结构

这样的议价机制中牢牢占据提薪主动权;二是新生代产业工人维权意识淡薄。因法律意识淡薄或因担心得不到就业岗位而不敢主动提出与用工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出现劳资纠纷时往往处于劣势,甚至会被用工单位随意解雇,失去生活来源。三是相关政府部门的监管不力,使用工单位肆无忌惮地压榨新生代产业工人,导致就业质量低下。政府建立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引导和监督建立地位平等的协商议价机制成为提高就业质量的迫切要求。

(三)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保障差

虽然近年来新生代产业工人在工伤、失业和养老等社会保险方面有所改善,但总的参保率不高。不同地区、不同行业参保率高低差别较大,尤其在建筑等行业,养老和医疗的参保率更低,与城镇职工的相比大相径庭;新生代产业工人的社会福利微乎其微,接受职业培训和教育机会凤毛麟角,与城市的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失之交臂;得到的社会救助更是寥若晨星,失业后的新生代农民工只能举债度日。在职的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就业环境也不容乐观,工作时缺少劳动保护设施,加班加点是常事。这些都严重影响了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

受我国城乡二元结构的影响,长期以来,城乡的经济、政治和社会都呈现明显的二元性,加之,国家政策常年倾向于城市,公共资源分布不均等,城市明显要多于乡村,其中社会保障资源在城乡的不均衡分布就是其中的例证。建立覆盖城乡、基本统一的社保体系迫在眉睫。

(四)新生代产业工人职业发展通道窄 长期以来,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获得职位提升的机会较少,成长空间有限。据笔者调查,在非公企业就业的新生代产业工人获得职位提升的占被调查总数的5%④

,获得提升的平均年限为5.5年⑤

,提升的空间十分有限,职位多为生产线班长、组长,较高的是部门经理。

究其原因,一是受教育程度低,择业空间小。由于城乡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大部分农民受教育程度调整步伐不断加快进一步加剧了劳动力市场供求矛盾。用工单位对受过专门职业教育、具有一定专业技能的劳动力的需求在不断上升,而在新生代农民工中

2

这部分人约占20%⑥

,供求的结构性矛盾致使新生代产业工人被动地处于就业质量低下的工作岗位。二是在岗培训机会少,质量差。“高质量的在职培训机会集中于在高科技制造业、邮电通信业就业的农民工,供职于其他行业的农民工则普遍反映自身获得的培训机会少、培训质量差。”[3]加强对新生代产业工人的教育和培训,提升其就业发展能力,维护就业发展权已成为当务之急。

三、切实采取提升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的措施

提高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就业质量,实现体面工作,政府责无旁贷。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内,政府应该在建设宜居宜业的中小城镇、建立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完善城乡统筹的社保体系、加大新生代产业工人教育和培训力度等方面更有作为。

(一)加快建设宜居宜业的中小城镇

加快建设宜居宜业的中小城镇是提高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的基础。受人口、资源和环境的多重限制,大中城市吸纳新生代产业工人的能力捉襟见肘。中小城镇将是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和居住的现实和理想选择。为此,一是扩权强镇。“以重构基层政府的公共管理体制为基本目标,以重构基层政府的公共领导体制为核心目标”[4]来进行现有的公共行政体制,增加乡镇政府发展经济、管理社会事务的积极性与主动性;二是完善就业和生活配套设施。基层政府应该致力于完善“乡镇道路、交通、供电、供水、供气、通信等硬件设施和完善教育、文化、贸易、餐饮、娱乐、休闲、生态等软件设施”[5];三是构建科学合理的城镇体系。“应该充分利用城乡资源优势互补的功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农村城镇经济的聚集效应和城市经济的扩散效应,增强中心城镇功能,发挥城镇带动效应,主动融入中心城市,努力形成分工明确、布局科学的城镇体系和空间格局”[6]为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创业和居住提供良好的社会环境。

(二)建立健全比较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 建立健全比较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是提高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的动力。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有助于保持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收益的合理性,维持和激励其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提高生活质量。一是引导建立集体工资协商制度。在经济组织经济效益增长的

基础上,政府应视不同行业的具体情况,引导建立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制定并适时调整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二是加强监督与管理。相关职能部门应该充分发挥各级工会在工资集体协商、维护劳动者合法劳动权利等方面的作用,切实加强对企事业单位特别是非公企业的工资分配的指导和监督。三是着力改善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生产经营环境,进一步减轻其税费负担,使之有能力给员工合理增加工资。努力让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工资增长稍快于平均工资的增长。

(三)尽快完善城乡统筹的社保体系

尽快完善城乡统筹的社保体系是提高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的保证。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是实现新生代产业工人稳定就业、有序转移的安全保证,是国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的重要体现。受城乡二元社会结构等因素的影响,建立统筹城乡的社保体系的任务依然艰巨。为此,一是,继续完善社会保险体系。在现有的工伤保险、失业保险、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生育保险的基础上,细化保险项目,增加保险内容,提高保障水平,在有条件的地区可鼓励新生代产业工人参加商业保险;二是扩大社保体系的覆盖面。以同工同权作为基本出发点,将已在城镇就业的新生代产业工人中的农民工直接纳入。探索建立新生代产业工人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为未就业的新生代产业工人提供暂时的生活来源,以及相关的就业信息。三是逐步建立统筹城乡的社保体系。有条件的地区可以先行先试,将城镇职工的社保体系和农村居民的社保体系有机统一起来,提高统筹层次,妥善管理好社保基金,将包括新生代产业工人在内的广大城乡居民纳入到这样的社会保障中。同时加大对新生代产业工人维权的法律援助和支持力度。

(四)进一步加大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教育培训力度

进一步加大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教育培训力度是提高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的关键。受公共政策、文化背景、思想观念等众多因素的影响和制约,新生代产业工人在知识、认知等方面的投入较少,能力偏低,形成制约其后天发展的瓶颈。因此,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加强对新生代产业工人的教育、培训和引导,着力培养有技术、能就业、会创业的新型产业工人势在必行。一是建立以政府为主导,社会参与的教育培

训机制。基于新生代产业工人发展层次和目标的差异性,鼓励和规范社会资本广泛投资办学,培育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教育培训主体,制定并细化教育和培训方案,探索多样化的培训方式,最终形成科学合理的教育培训机制,以提升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就业能力;二是引导并建立正确的就业观和择业观。分析和把握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心理特征,有针对性地引导其建立正确的思维模式,加强思想道德修养,提高其个人品德水平,鼓励和引导其先就业,学习和掌握先进的生产技术和管理方法,提倡其在机会合适、条件成熟时自主创业;三是做好有针对性的职业技能培训。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应该通过走访、调研等形式确定新生代产业工人迫切需要的实用技术,并会同教育部门尤其是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系统组织制定并细化、实化培养方案,因地制宜、因材施教,多形式、多途径抓好相关培训方案的落实工作,并加强监督与调整,建立健全新时代产业工人培养的机制和体制,切实提高其就业本领和社会适应能力。

提高新生代产业工人就业质量,是实现其体面就业的核心,是解决其市民化、住房、子女教育等问题的前提。做好这一工作,事关和谐社会建设和国家的长治久安,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注释

①~⑥的数据来源:根据笔者2012年2月对合肥高新区美的、格力电器公司、合肥经开区2家电子元器件公司、肥西县2家服装类公司员工的问卷调查取算术平均值计算而得。此次发放问卷共计300份,有效问卷268份。

参考文献

[1] 张琦. 新生代产业工人心理特征及思想工作对策[J].

思想政治工作研究, 2011(5):19-21.

[2] 刘素华, 董凯静. 再论就业质量[J]. 河北师范大学

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1(1):35-39. [3] 陈藻. 提升新生代农民工就业质量 确保统筹城乡工

作快速推进[J]. 成都行政学院学报, 2010(6):30-32.

[4] 昂永生. 试论我国深化乡镇管理体制改革的目标[J].

中国行政管理, 2008(1):91-93.

[5] 佟光霁. 闭锁与破解——中国城镇化进程中的城乡

协调研究[M]. 北京: 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0(11):136.

[6] 张林, 张根文. 影响安徽农民增收的“双核心”因素

分析[J]. 安徽农学通报(上半月刊), 2011(21):53.

Thinking of improving new generation of industrial workers’ employment quality

ZHANG Lin1, ANG Yong-sheng2

(1.College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Northeast Forestry University, Harbin 150040, China;

2. Department of Public Management, Anhui Administration Institute, Hefei 230059, China)

Abstract :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rural urbanization, industrialization and the integration of urban and rural areas, more and more rural and urban new workers join industry workers ranks. As a new force of society - the new generation of industrial workers’ employment problem caused the attention of the central committee and the state council. With the introduction and implementation of policy measures, the employment problem for new generation of industrial workers has been getting to a certain extent to solve, but the quality of employment is still not optimistic. Therefore, In this paper, firstly, briefly explain the meaning of quality of employment, then, on the basis of efforts to analyze the causes of the new generation of industrial quality of employment, finally, from the public administration point of view to put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on how to enhance the employability of the new generation of industrial workers and achieve decent work.

Keywords : New generation of industrial workers; the Quality of employment; Questions; Suggestions


© 2022 实用范文网 | 联系我们: webmaster# 6400.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