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卡夫卡城堡的文献综述

关于《城堡》文献综述

引言:

弗朗茨.卡夫卡,一个天才的艺术家,生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是一位有着犹太血统的德语作家,被誉为欧洲文坛的“怪才”,西方现代派文学的宗师和探险者,他的一切活动都与犹太民族和欧洲各种文化之间的微妙关系紧密联系在一起。他一共创作了三篇长篇小说,即《美国》《审判》《城堡》,但都是未尽之作,《城堡》是这三部中最著名,影响力最大的一部,因此对于《城堡》的研究数不胜数,且不同人都从中解读出不同的观点和角度,虽五花八门,从细节看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还是有一些共性的存在,本文就是对近年来的观点看法进行整体的梳理概括。

《城堡》写于1922年,没有结局,整部小说充斥着神秘荒诞的基调,既不是对现实世界做出寓言式的解释,也不是对梦境的虚幻描写,作者采取非现实,超现实的形式,通过离奇古怪,逻辑混乱的情节,塑造了城堡这样一个既吸引人探寻,又难以接近的独特意向。

1.首先,从主体来看,大多数的理论文献都离不开对于“城堡”这一指向意味的探讨,城堡的寓意究竟是什么。

其中最有代表和最有影响的是卡夫卡的朋友马克斯·布洛德的观点,他将卡夫卡的作品看作是宗教式的神谕。他认为,城堡就是“上帝恩宠的象征”。“《城堡》是一部无限制的一神论的长篇小说,在一神论的旗帜下约伯也曾将中间层撒旦拒之门外,在此旗帜下还有,‘我们的上帝是唯一的上帝’这么一句话,这句话的意思是:一个没有任何恶的上帝,尽管预言家关于上帝之不可理解的那句话‘我的道路不是你们的道路’,有时侯,尤其在今天这样糟糕的时代是有效的;为此卡夫卡会乐意地罗列大量例子。”1人类自以为可以控制一切,是神来1 布洛德.卡夫卡传 [M]. 叶廷芳等译,河北教育出版社, 1997.

的操手,但总在事情行进的过程中遭到莫名的逆转和不合理的待遇,所以将其归结为与上帝至高无上权利间不可逾越的鸿沟,上帝并非真实存在,却笼罩着不容置疑的幻影,以上帝的视角来释疑生活中种种不合理的存在似乎并不得体,然而再也找不出比这更能让人信服带有神秘色彩的理由。布洛徳同样的作为一名犹太作家,对于卡夫卡在《城堡》中所展现的与犹太民族的隐秘而又深刻的关系感同身受,“卡夫卡一生经历了一次大战前后的两次排犹浪潮和扰太人不受法律保护以及被隔离被屠杀的灾难。这冲沉重的民族失落感,在他的书信、寓言、小说中都可以寻到。”2

就像文章主人公K在城堡中处于一个尴尬的外乡人的位置上一样,作为一个犹太人的卡夫卡,接受的是德国文化,而又生活在布拉格,这种民族不同、语言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的异乡,他们的一生都未追求到主人的地位,甚至被人排斥,诟病。孤独与不解伴随了这个难以融入的外乡人,卡夫卡就像k一般,永远都在追求犹太人家园的归属。

存在主义者认为,城堡就代表上帝。加缪(Albert Camus)说,“卡夫卡同他的上帝争执道德上的伟大、启示、善与一致性——但只是为了更热切地投入他的怀抱。荒诞被认识了并被承认了,人只有听其自然,我们从这一刹那知道,它不再是荒诞了。”3

也有一部分认为城堡象征着一个巨大的官僚机器,正是映射了我们的现实生活,生活在城堡下的村民是麻木的被统治者,与城堡的主2 迷惑的城堡“—论卡夫卡“异化世界的根源”曹素华

叶廷芳. 论卡夫卡[M].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8. 3

人,从未露面的伯爵形成奴役与被奴役的关系,更可怕的是那些在已有制度里出生并且成长起来的村民,制度的一切不合理性恰恰构成了它的合理。面对这至高无上的权威,村民以麻木的方式保持着他们世代相传的恐惧和世代相传的小心翼翼。而K的来到,使其制度的不合理性得到了呈现,K作为一名外来者,既默默承受着城堡中固有的制度,又适时的将原本的习惯与现状形成矛盾冲突,利剑般切入城堡看起来严密实则漏洞百出的规则中,造成强烈的对比,让居民的体验呈现制度的专横,水珠呈现全部的海水。更有甚者将城堡与作者所生活的环境联系起来,认为这恰恰是对二元制的奥匈帝国摇摇欲坠的哈布折堡王朝统治拍时代,的真实写照,那种根深蒂固的官僚主义,在帝国行将崩溃的时候也得到了恶性发展。社会分工变的不合理,秩序更加的杂乱无章,无数底层的小人物只能在统治阶层残酷的剥削中艰难求生,在小说中则体现为城堡的统治力量高居于成千上万的小人物之上,操纵着他们的命运,随心所欲地践踏他们,成为一股巨大恐怖的罪恶力量。

中国当代著名女作家残雪1999年出版了一本专门解读卡夫卡的大著《灵魂的城堡──理解卡夫卡》,在这位独立特行的女作家的笔下,城堡是什么呢?它“似乎是一种虚无,一个抽象的所在,一个影,谁也说不清它是什么。奇怪的是它确确实实地存在着,并且主宰着村子里的一切日常生活,在村里的每一个人身上体现出它那纯粹的、不可逆转的意志。K对自己的一切都是怀疑的、没有把握的,唯独对城

堡的信念是坚定不移的。”4(残雪,1999:192)原来,城褒就是生命的目的,是理想之光,并且,它就存在于我们的心里。这是对城堡寓意阐释的另一种不同的声音,对待问题的角度很奇特新颖。

2.从女性视角来观察《城堡》中女性人物的形象

《城堡》中塑造了很多个性鲜明的女性人物,由此对她们展开的全面解读的论文也不在少数,经典的人物形象有弗里达,加德纳,奥尔加,佩瑟,阿玛莉亚等,这些人物又被人分成了尊崇官僚阶层和反叛官僚阶层两个完全相反的方面,诸如弗里达,加德纳,奥尔加,佩瑟等人就是屈服于官僚淫威的最佳例证,她们在以男性为中心、以男权为主导统治的社会中对自身缺乏足够认知、对强大的官僚机构矢志不渝的信奉,以及对自身附属地位的服从,他们以肉体与上层统治者发生关系为荣,甚至用一生去回味那为数不多的“召兴”,缺乏自我意识、以男权社会中男性中心思想作为自己处事原则和标准的典型。而唯一具有反抗意识的阿玛莉亚在文章中虽出现次数不多,但篇幅够长,她在最初也对爱情以及城堡中的世界心生向往,并不抵制,然而当索尔蒂尼派人给阿玛莉娅送来一封措辞极其淫秽的信,要求她立刻去他所在的宾馆找他。阿玛莉娅很愤怒,把信撕碎,把碎片扔在送信人脸上。“梦想中的美丽爱情被丑陋的现实击碎,当阿玛莉娅面对男权社会向女性提出的赤裸裸的挑衅时,她勇敢地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达了对这一丑陋行径的反抗和斗争。尽管,为此,她和全家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但至少,阿玛莉娅代表了女性意识的觉醒,勇敢地以4 残雪. 灵魂的城堡——理解卡夫卡[M]. 上海文艺出版社1999.

女性的主体地位处理自身和男权中心社会中男人的关系,用她无言的力量给这个社会以沉重一击。”5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作者在女性解读中都提到了集体无意识这一理念,荣格认为“每一个原始意象都有着人类精神和人类命运的一 块碎片,都有着在我们祖先的历史中无数次重复的悲欢的残余,而且总体上始终遁着同样的路径发展。”6一个民族,国家乃至世界范围内长期存在着的一种意识观念,在经历时间的打磨与积淀后,渐渐的就成为了一种不可名状的隐藏于深处的意识观,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人们的行为准则,处事方式,但受其影响的人群被控制在这只隐形的手掌下却毫无察觉,社会范围内形成一种理所应当的集体的“共识”,而不会去反思做法的对与错。在根深蒂固的男人与女人“是原始的猎人与猎物的关系,虎与伥的关系,最终极的占有”7的蛊惑下,女性走不出男性对她们的控制和自己思维定势的桎梏。

可以说城堡就像一个巨大的宝藏,引人探寻,从不同的角度都能剖析出极具价值的线索,卡夫卡以他那象征性的隐喻和寓言式的传达方式,将人生编织成一个个“怪诞的梦”,给“城堡”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正是这层神秘与荒诞,勾起了人们心中渴求真相的欲望,人物,意象的复杂多样性也为研究者提供了广阔的发挥空间,那如歌泣血的对现实官僚社会黑暗统治的揭露与批判更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5 是沉沦 还是反抗——《城堡》中的女性解读 俞涓涓

6 瑞典 ) 卡尔·古斯塔夫·荣格著,谢晓健等译 ,《荣格文集第

九卷·原型与集体无意识》【M】, 北京:国际文化出版社,2011 年

7 张爱玲 著. 金宏达,于青编. 色·戒. 选自张爱玲文集第一

女性的主体地位处理自身和男权中心社会中男人的关系,用她无言的力量给这个社会以沉重一击。”5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作者在女性解读中都提到了集体无意识这一理念,荣格认为“每一个原始意象都有着人类精神和人类命运的一 块碎片,都有着在我们祖先的历史中无数次重复的悲欢的残余,而且总体上始终遁着同样的路径发展。”6一个民族,国家乃至世界范围内长期存在着的一种意识观念,在经历时间的打磨与积淀后,渐渐的就成为了一种不可名状的隐藏于深处的意识观,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人们的行为准则,处事方式,但受其影响的人群被控制在这只隐形的手掌下却毫无察觉,社会范围内形成一种理所应当的集体的“共识”,而不会去反思做法的对与错。在根深蒂固的男人与女人“是原始的猎人与猎物的关系,虎与伥的关系,最终极的占有”7的蛊惑下,女性走不出男性对她们的控制和自己思维定势的桎梏。

可以说城堡就像一个巨大的宝藏,引人探寻,从不同的角度都能剖析出极具价值的线索,卡夫卡以他那象征性的隐喻和寓言式的传达方式,将人生编织成一个个“怪诞的梦”,给“城堡”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正是这层神秘与荒诞,勾起了人们心中渴求真相的欲望,人物,意象的复杂多样性也为研究者提供了广阔的发挥空间,那如歌泣血的对现实官僚社会黑暗统治的揭露与批判更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5 是沉沦 还是反抗——《城堡》中的女性解读 俞涓涓

6 瑞典 ) 卡尔·古斯塔夫·荣格著,谢晓健等译 ,《荣格文集第

九卷·原型与集体无意识》【M】, 北京:国际文化出版社,2011 年

7 张爱玲 著. 金宏达,于青编. 色·戒. 选自张爱玲文集第一

卷[M]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2 年 7 月

提点着我们不断反思这个逐渐异化的世界。

参考文献

【1】是沉沦 还是反抗——《城堡》中的女性解读 俞涓涓(安徽大学外语学院,安徽合肥,230039)

【2】梦幻中的现实一浅谈卡夫卡和他的:《_城堡》 尹岳斌

【3】浅析《城堡》中“女性拯救”的原型解构 高敏 郑州大学文学院

【4】迷惑的城堡“—论卡夫卡“异化世界”的根源” 曹素华

【5】卡夫卡的双重性格——城堡中K和阿玛利亚的反抗与沉默 文海林 (西北民族大学文学院,甘肃 兰州 730030)

【6】《卡夫卡和K》 余华

【7】卡夫卡《城堡》研究述评 曾艳兵(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 , 天津 300073)

【8】灵魂城堡的侦察和探险——评残雪解读卡夫卡与博尔赫斯 胡 荣 (上海外国语大学 社会科学院,上海 200083)

【9】论《城堡》多重意义世界的形成 王光碧 (四川职业技术学院,四川遂宁629000)


© 2022 实用范文网 | 联系我们: webmaster# 6400.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