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医学史病因论

西方医学史病因论

09四年制药学

陈彬彬

学号:0924004

引言:西方医学的历史十分悠久,所有人类社会都有医学主题——生老病死。历史上,病的出现通常视为恶魔、巫师的诅咒、神的旨意或其他奇怪的原因。就算在科学进步的今日,依然有人抱着这个想法。

关键词:西方医学史;病因论;宗教;身体史

正文:

我们要从社会到生命,从西方疾病医疗史的过去探索现实与可能。

在目前的大陆史学界,疾病医疗社会史基本还是一个较少引人注目的研究领域,很多人也许对它不屑一顾。然而它的出现不仅仅是对历史的一个反思,还很真切地促进了社会医疗的改革。

就中世纪时欧洲的瘟疫而言,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是深切而明显的,著名历史学家麦克尼尔曾经指出:“传染病在历史上出现的年代早于人类,未来也将会和人类天长地久地共存,而且,它也一定会和从前一样,是人类历史中的一项基本参数以及决定因子。”历史学界对疾病医疗的关注最初往往是从瘟疫切入的。 我们从天花这一历史上影响最显著的瘟疫入手,知道了古欧洲的宗教是自私而且冷血的,他们为了自己的统治,将疾病的出现视为恶魔、巫师的诅咒、神的旨意或其他奇怪的原因。后来由于新思潮和人类社会的进步,天花的治愈方法发现并且现已消灭了天花病毒。

疾病、医疗直接关乎的是人的生老病死这些与生命最密切相关的内容,不得不承认,我们无论是从哪开始研究,其实基本只是在对历史背景和社会现实进行构建,即使涉及到生命,那也不过是道具而已,真正关注何尝是生命,实际只是社会而已,正如我们在黑死病中对宗教的探讨。

生命,根据现在一般而简洁的解释,是指“由核酸和蛋白质组成的生物体”。具体到人,就当为有活力的身体。因此,所谓关注生命,说白了,也就是关注身体。然而,人类的身体,除了其生理性的一面,她还具有社会性和文化性的一面,人类在自身的发展历程中,作为一切思想与行为的发动者和承载者的身体其实早已被赋予了太多的社会文化意蕴,而且还一直处在不断地加增和消解之中。比如,中国古代女子缠足与美等之间关系,现代健康与美的标准等,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文化中,显然都不尽一致。就此而言,对不同的个体以及民族,都拥有各自的疾病史、病因论和身体论。

我们也同样知道,黑死病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之一。起源于亚洲西南部,约在1340年代散布到欧洲,而“黑死病”之名是当时欧洲的称呼。这场瘟疫在全世界造成了大约7500万人死亡,其中2500万为欧洲人。根据估计,中世纪欧洲约有三分之一的人死于黑死病。

教学影片《黑死病》的内容很让人深思,这种灾难型题材看完之后总是会让人们学会思考以及更深入地理解生命。

电影中的人类有的信仰上帝,有的信仰巫女,大家打着纯净信仰的旗号,借黑死病的机会,为了各自而争夺杀掠,而在两种信仰之间摇摆的,在灾难和欲望

面前死得更快。最后,基本上大家都死掉了,没死的人在心中残留了仇恨和痛苦。 自从有了物种开始,不同种群之间就是这样杀戮,当进化到人类这个阶段,再不能像动物那样不需要理由的杀戮,因为在这个阶段进化出一个比较发达的大脑来制衡行为,所以单纯的杀戮就需要一个理由来糊弄大脑。于是,人类就有了各种理由,其中说服力最大,也得到大多数人认可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宗教。 其实呢,宗教只不过是一个名义,一个包含一切理由的理由,随你需要,宗教能提供做任何事的理由,你想杀戮就“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就魔鬼附体,就上不了天堂,就打击异端,你想仁慈就感谢主赐予我一切,就爱一切,就天堂里永生,就仁爱呀慈悲什么的。

黑死病彻底动摇了宗教桎梏,人文主义的思想开始复苏,文艺复兴的萌芽开始孕育。艺术家的作品中不再是宗教形象一统天下,悲观和抑郁的情绪,赎罪和死亡的主题成为这个时期的重要题材。

西方医学史病因论的探讨是一个很深很有内涵的过程,我们只能够从浅表知道造成这些灾难大流行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社会原因和人类自身的原因。只要我们愿意接受外来新事物以及科学,我们就能够看到医疗事业光明的前景。正如从开始的种人痘慢慢进步到后来的种牛痘最后到消灭天花,只要我们愿意尝试并且摒弃一些思想桎梏,现代的医学还有待我们去探讨。

参考文献:

1、甄橙《中国的西方医学史研究》北京大学医学部

2、杨钓《关于医学史研究理论问题的思考》江苏省建湖县中医院医学与哲学

3、RoderiokE.MoGrew《医学史发展两百年史》《医学与哲学》1993年第12期


© 2021 实用范文网 | 联系我们: webmaster# 6400.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