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王的城堡

  我是在一个傍晚,发现了这个王的城堡。

  那时,太阳已落下屋顶。晚霞将光线涂成绛红色,浓烈甚至有点血腥。

  在我家的大门口与前邻的屋后墙形成的夹道儿里,光线已有些暗淡。我原本想去清扫一下里面的。猛抬头,发现,那个王正在我的头顶上空,在它的城堡巡视。王的头颅高昂,八条腿强劲有力,紧紧抓住它的城墙。它并没有摆出与敌人作战的姿势,它只是那样傲慢地在它的城堡巡视,看着冲过来的敌人一个个自投罗网。

  它志满意得。

  它运筹帷幄。

  它不战而屈人之兵。

  我仿佛听见它在大笑,我是王!我是王!!

  我慢慢地靠过去,走近这个王的城堡。我想近距离地观察它一番。城堡有半个平方大小,由无数条细丝织成。交叉的两条主线比较粗,分别斜拉着,钉在了两面墙上,可以认定这两条线就是城堡的主干道。其余的丝,以两条主线交叉点为核心,循环盘绕,构成一圈一圈的围墙,靠近核心的围墙最密集,越向四周扩大则越疏散。城堡的核心,无疑就是这个王的王宫,它由最密集的城墙护卫着。借着落日的余晖,我仔细地审视着那个王,它的头颅很小,也就高粱粒儿一般,两只眼睛强烈地凸出,像两只车灯一样,尽管不太灵活,却是目光如炬,有点让人毛骨悚然。与它的头颅相比,它的身体足够庞大,像一颗饱满的玉米粒儿,显得有点臃肿。它的八只腿爪,像八枚长长的钢钉,牢牢地抓在它的城墙上,一副敌军冲锋千万波、我自岿然不动的气势。它的阵地上,遍布着许许多多的苍蝇、蚊子,还有很多不知名的虫子的尸体,那都是属于它的战利品。而那个王呢,它就是那样的自信,高傲地踞守在它王宫的城墙上,在唱着它的空城计。说真的,看到这里,我对这个王有点畏惧了。

  这时,天色暗下来了。母亲喊我回屋吃饭。我带着一丝落魄匆匆离开它。

  这天晚上,凌晨时分,我在睡梦中听得雷声轰鸣,惊醒过来。闪电划破长空,暴雨倾盆而下。我想,这下完了,那蜘蛛网如何经得起这暴雨的冲击,它肯定破败溃散了;而那个王,肯定也与它的城堡共存亡了。我不禁黯然,有点戚戚的感觉生出来。

  幸好雷雨不是下很长时间,一袋烟的工夫就停止了。

  清晨,天刚亮,我就急不可待地爬起来,去寻一下那个城堡、那个王。然而令我不胜惊奇的是,那个王的城堡仍然还在,那个王正在修补被破坏的边角。我无从知道它的城堡是被暴雨破坏重新修起;还是暴雨根本就没有破坏掉它,只是损坏了它的一点边角而已。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与暴雨的搏击中,王是胜利者。王在,王的城堡还在,而雷电暴雨早已无影无踪!

  这时,我有点怀疑,这个王有多大的能量,在如此巨大的灾难面前,竟然镇定自若,甚至悠然自得?这个城堡有多么的牢固,在狂风暴雨的击打下竟然如此坚强?

  那几天,那个王的城堡始终萦绕在我的思维中,令我一时难以冲破。然而,很快接连出现的现实,却让我对王的城堡有了新的认识。

  一天早晨,我到村旁的一条大河边散步。河面并不宽,也就四五十米左右,水流平缓,微波荡漾。河两岸都是密密的树林,绿叶青葱,鸟声婉转。然而,令我想不到的是,河里竟然有一道一道农人下的渔网。有一个人正在起网,那网网眼细小,一些比蝌蚪大不了多少的鱼儿,都被网住了。那个农人兴高采烈地将鱼倒进水桶里。不用说,这些可怜的小小鱼儿,到中午就成了人们碗里的鱼汤。而不远处的树林里,却有一道一道挂在树上的鸟网。一些我不认识的鸟儿,有的刚被网住,正凄惨地鸣叫;有的可能被网住的时间很长了,已经死在了网上。那个网鸟人与那个捕鱼人一样的面容,兴高采烈的样子。那一时刻,我突然觉得,这两个人的面目,怎么同那个王一模一样呢?难道,人,就是大自然的王吗?

  呜呼!对于那个王,我其实从没有关心过它网杀的究竟是害虫亦或是益虫。我所惊奇乃至有点钦佩的,是那个王傲视一切的霸气和坚不可摧的顽强精神。而对于人们对大自然的生灵的捕杀,我的确是不敢苟同的。看到那些弱小的生灵凄惨的结局,我感到悲哀甚至愤怒!

  美国诗人惠特曼有一首诗歌,题目是《一只沉默而坚韧的蜘蛛》,上半部分写道:“一只沉默而坚韧的蜘蛛,我看见它孤立在一个小小的海岬上,我看见它向四周茫茫的虚空去探险,它从自己的体内发散出一缕一缕一缕的丝来,永远发散着――永不疲倦地忙碌着。”这部分,很直白地描写了蜘蛛努力编织网的顽强精神。而下半部分,惠特曼写道:“而你,我的灵魂啊,你在何方?隔绝在无限的空间的海洋里,不断地冥想、冒险、探索,寻找可以连接起海、直到架起你需要的桥,直到下定你坚韧的锚……”,这下半部分,把自己的灵魂比喻为蜘蛛,孤独而坚强地追寻,直到自己理想的实现。惠特曼的诗歌,无疑是对蜘蛛顽强奋斗精神的赞美,对人类灵魂不屈不挠坚强意志的呼唤。而我们呢,我们这些自以为大自然之王的人,如何编织自己灵魂的网?

  而现实中,我们常常遇到更多的无形的网,甚至可以说,我们每天都生活在这些无形的网中,什么老乡网(同县老乡网、同乡老乡网、同村老乡网)、同学网(大学同学网、高中同学网、初中同学网、甚至还有小学同学网)、战友网(同团战友网、同营战友网、同连战友网、同排战友网)、同年网(同岁男生网、同岁女生网)等等。细想一想,我们又有谁不在一个或者几个网中呢?网,把你牢牢网住,不能挣脱,也无法挣脱。

  我们在努力编织着自己的网,而我们却就在网中。我们究竟是统治那些网的王,还是被那些网网住了的虫呢?

  我们把自己的灵魂,都囚禁在了这些无形的网中。是喜是乐,是悲是哀,那个王不能给我们答案。因为它的灵魂只在它的城堡,它无从理解我们的思想。而惠特曼的诗,能否给我们答案?


© 2022 实用范文网 | 联系我们: webmaster# 6400.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