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之子周海婴去世

那个致力于还原鲁迅的人

2011/04/08 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张玉洪

■简易灵堂设在周海婴先生不大的书房里

■鲁迅53岁时合家照   鲁迅之子周海婴昨日凌晨因病在京去世———

虽然是鲁迅和许广平的独子,周海婴学的却是无线电专业,爱好摄影,十年前出版《鲁迅与我七十年》,从此致力于还原真实的鲁迅。

昨日凌晨5时36分,周海婴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1岁。他的长子周令飞告诉记者,“我父亲还有未尽心愿,一大心愿就是成立鲁迅文化基金会。”

■书房处处都有鲁迅影子

据周令飞介绍,周海婴患的是系统性血管炎并发多器官衰竭,“去年5月21日曾发病,一直住院”。在去世之前的很长时间,周海婴已经不能用言语表达所想。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周海婴位于长安街南侧的家。简易灵堂设在他不大的书房里。一方书桌上摆放着鲜花,还有一本他的摄影作品集《镜匣人间》。墙壁上则挂着周海婴的照片,照片中的他正襟危坐,面带微笑,十足一位非常慈祥的老人。

环顾四周,记者发现,书房里处处都有鲁迅的影子:在西侧的墙壁上,有鲁迅手书的《悼杨铨》:“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哭健儿”。另有一幅鲁迅的油画和一幅著名画家李琦所作的立轴画像作品《鲁迅》,绘画作品中,李琦引用了冯雪峰的回忆文字。在书房的一角,还有鲁迅和许广平在一起的铜质雕塑作品。此外,在周海婴的书柜里,有不少鲁迅先生的著作和与鲁迅相关的书籍。

■与鲁迅有关的未竟心愿

在周令飞眼中,周海婴是一个“讲原则、求真的慈父。他特民主,是践行家庭民主的典型”。

在谈及父亲一生的贡献时,周令飞说,“他的前半段是把鲁迅(文物等)献给国家和人民,后半段则是维护鲁迅的各种权利,最后的时间是在研究、传播鲁迅思想,还原鲁迅”。他坦言,“‘还原’一词准不准确,我不知道。但作为鲁迅的后代,父亲和我一起做的工作中,还原是重要事情。专家有他们的角度,我们是普及的角度”。

著名画家陈丹青曾发表过多次关于鲁迅的演讲,此前还出版了相关演讲的结集《笑谈大先生》。昨日,他告诉记者,“周海婴先生晚年出版的《我与鲁迅七十年》是非常珍贵的。与此前的种种叙述比起来,它也是关于鲁迅最有说服力的文本。通过这本书,我们可以看到,作为一个父亲的鲁迅是什么样的,一个真实的鲁迅是什么样的。另外,这本书很有价值的是1957年毛泽东对‘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这一问题的回答”。在他看来,该书是非常珍贵的研究资料,“研究鲁迅你没有办法绕开”。

今年是鲁迅130周年诞辰。周令飞告诉记者,周海婴生前还有两大未竟心愿:一是成立鲁迅文化基金会,二是推出系列研究成果。周令飞说,“成立鲁迅文化基金会的目的是弘扬鲁迅精神,传播鲁迅的思想。作为一个民间组织,它可以在国际上作广泛的交流”。而在研究成果方面,周海婴担任了鲁迅思想体系研究的国家级科研项目负责人,已经开展了一年多。周令飞说,“我们一起研究,他还指示我怎么做。现在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另外,他近十年研究、普及鲁迅的一些成果也都没推出来。这些都应该是他生前能看到的”。

■自称是业余摄影发烧友

周海婴喜欢摄影,从十岁起拿起相机摄影,七十年里周海婴拍摄了数万张照片,其中不乏珍贵的重要历史瞬间。在他近八十岁时,才推出个人摄影作品集《镜匣人间》。难怪陈丹青说,“他生于上海,是一个有教养的人。虽然拍了这么多年,但这么长时间没有公布”。

在周令飞看来,“父亲在摄影方面的成就非常了不起,有的照片非常珍贵。他自1949年后移居北京,空气这么干燥,但他连六十年前的照片和底片都保存得那么好。在艺术上,他的摄影作品受到很多专家的肯定,美英国家曾设想在西方办他的作品展”。

陈丹青则认为,“周海婴是无线电专家,摄影是他的业余爱好,我们不要以专业人士的成就来要求他。但他拍摄的解放前后上海弄堂的形态,拍摄的1949年前包括黄炎培、柳亚子等民主人士北上的照片,就非常有历史意义”。据了解,去年出版的《上海:1842——2010,一座伟大城市的肖像》中,就收有多幅周海婴的摄影作品。

此前,周海婴曾向媒体表示,“我只是一个业余的摄影发烧友。”他曾说自己喜欢朴素的摄影,真实是摄影的生命;他坦承在摄影中找到了自己的乐趣,不为了“猎奇”而摄影,而只希望让它们见证时代。周海婴还曾表示,“近70年来,我的摄影兴趣不减,从未间断却并不连贯。坦白说,我确实曾想过当个专职的摄影工作者,可是最终却还是钟情于科技。”周海婴说,这缘于父母给予的宽松成长环境,“我遵从了父亲的教诲,‘不做空头文学家’。”

■遗体告别仪式4月11日举行

昨日,周海婴治丧小组办公室宣布,周海婴遗体告别仪式定于4月11日11时在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

周海婴1952至1960年在北京大学物理系学习无线电专业,1960年起在国家广电总局工作。他曾任原广播电影电视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因此,周海婴治丧小组办公室设在国家广电总局。

周老最后的日子还在惦念《鲁迅大全集》

本报讯(记者 祖薇)“2011年3月25日,鲁迅之孙周令飞代替病中的父亲周海婴,在一份关于出版《鲁迅大全集》附加协议上签字。此后的几天,周老一直在催令飞:问问出版社,书进行得怎么样了?”当时担任《鲁迅大全集》责任编辑的安波舜在电话中向周老保证,《鲁迅大全集》一定会在鲁迅诞辰130周年前夕的8月份出版,并制定了出席各项活动的详细计划。“没想到出版《鲁迅大全集》竟成了周老最后的遗愿和嘱托!”

安波舜回忆说,我们长江社与周老的关系起始于出版周海婴的母亲许广平著《鲁迅回忆录》。《鲁迅回忆录》初版于五十年代,书里面有很多当时作者不得以的修改和提法,为了恢复作者许广平的原稿原貌,周老决定以文史资料的形式再版。周老一直担忧出版社是否会亏损。安波舜每到周老家校对稿件时,周老就惴惴不安地问:“你们能发行那么多吗?现在人们都追星追物质的东西,鲁迅的东西怕是没有市场吧?”周老坚持修改合同降低出版社的风险,将两万册的初版数量降到五千册。“但没想到市场反应出奇的好。”安波舜介绍,周老很高兴,当即作出决定:将编辑酝酿中的36卷、1500万字、囊括鲁迅和妻子许广平全部作品的《鲁迅大全集》交由长江出版。

“周老为这套书倾注了很多的心血,并与南开大学的鲁迅研究学者李新宇共同担任主编。但就在该书即将付梓之际,周老却与世长辞了,没有看到他的心血成果。”安波舜说。

鲁迅之子周海婴去世


© 2020 实用范文网 | 联系我们: webmaster# 6400.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