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暨地方歇后语

地方文化——诸暨歇后语

《诸暨歇后语》是诸暨文化的组成部分,是诸暨人民在生活实践中创造的一种特殊语言形式,是一种短小、风趣、形象的语句在日常生活中流传。

最著名的一句要数:“石板地上甩乌龟——硬碰硬”。它由前后两部分组成:前一部分起“引子”作用,像谜语,后一部分起“后衬”的作用,像谜底,语句不但自然贴切,郞郞上口,还入墨三分地勾画出诸暨人的性格与特点。

现笔者整理出一部分,起个抛砖引玉作用,有请高手补充。 赤×过畈——毫无钩扳; 冬天里冷水—— 一眼看到底。 两脚抹桐油——溜得快; 冷水紥鳖——逼腾逼腾;

药差一味——路隔千里; 黄牛钻狗洞——不知自身分; 老太婆念经——有口无心; 闷被窩放屁——独呑;

赤膊鸡啄赤膊鸡——穷相斗; 狗咬狗——两嘴毛;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和尚头皮搁弹子——险灵灵; 哑婆得狗睏—— 有口讲勿出; 大水冲掉龙王庙——不识已; 狗逮老鼠——多管闲事; 豆腐薄刀——两面光;

死尸凑棺材—— 刚刚好; 捣臼无褂——到处吃饭;

瞎婆拔笋—— 凑着咯; 贼勿空手——畚斗笤帚;

山东人吃麦冬——一懂勿懂; 猫看花被单——不识一字;

贼偷麦磨—— 犯不着; 白布染染缸——跳到黄河洗不净; 脱裤放屁——多此一举; 从小看看——到老一半;

瞎猫碰着死老鼠—— 运气好; 跷佬别(赶) 到——会场散掉; 各人各喜爱——大姑娘爱驼背; 老鸦笑乌炭——半斤八量 跷婆撒西(尿) ——一股神气; 太婆帮忙——越帮越忙;

养媳妇头烧镬窠——白辛苦; 六月的日头——晚娘的拳头; 黄胖椿年糕——吃力勿讨好; 烂饭好镬焦——瘌子讨娇娇; 讨饭佬骑白马——空高兴; 猢狲翻八窎——自弄自; 大腿上画老虎——吓吓人; 凹脸塌鼻头——茶饭送到手; 麻鸟啄石塔——甩掉口舌; 麻线吊鸭子——两头发脱; 日嘞讲到夜嘞——菩萨坐得庙嘞; 讲讲蛮在行——专吃米皮糠; 八十岁学跌打——甩掉双脚桄; 稳笃笃——筷夹肉;

烂田搬捣臼——越陷越深; 簿粥灌大肚——荒年自吃苦; 拉屙吃烟——一搭两便; 白布落染缸——洗不清;

今年还想明年好——年年一件破棉袄;掼掉讨饭棒——忘记长弄堂; 条件改善——领头翻转; 风箱里老鼠——两头受气; 狙得无常发拳——瞎猜; 黄牛钻狗洞——不知自份; 赤眼对着烟柴头——死对头; 镬盖里的气——无处出; 镬里勿滚汤罐滚——皇帝勿急太监急;情人眼里——出西施; 湿草纸闷炭缽——有火发不出; 大姑娘坐花轿——头一遭; 老太婆坐花轿——浑澄澄; 孤老头分岁——独自过年; 江西佬补碗——自顾自; 驼背落棺材——摆不平;

石板压驼背——硬着来; 讲过忘记——吃过肚饥; 拔勿完咯稗草——讲勿完的牢骚; 猫看花被单——一字勿识横横;

好人勿识——狗咬脚趾; 黄藤缚柴——连路喊爹;

关嘞房门看老马(婆) ——越看越看越欢喜; 老牛翻倒——四脚朝天; 牛健多耕田——人健多挑担。 门背后偺屙——不晓得天亮; 口燥喝盐菜卤——真是时候; 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 讨饭佬勿留隔夜食——日日光; 龙灯赶庙会——讨亲又嫁妹。 金窝银窝——勿如自格草窝;

三个内客——抵过一群老鸭;

药差一味——路隔千里;

做错一事——苦得一世;

读书读到死——甩掉一刀纸;

长线放远鹞——越扯越远;

各人各所爱——大姑娘爱驼背;

上庙砸香炉——做勿出好事体;

死狗避不过肉汤——逃勿出;

诸暨湖田熟——天下一餐粥;

天要落雨——娘要嫁人;

讲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棺材里头伸手——死要钱;

只要柴火足——猪头也会熟;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半斤对八量——黄鱼对水鲞;

冷水滏(洗) ×——越滏(洗) 越短; 好生勿生——半夜三更; 清水糞缸——越搅越臭; 瘌哈蟆吃天鹅肉——想得美; 人上一百——出奇出格; 毛坑石板——抬举不起; 竹筒倒豆籽——一个勿留; 黄松公得鸡拜年——勿安好心; 鹅吃草,鸭吃谷——各有各的福; 瞎子吃汤团——心中有数; 只要湖田熟——黄狗讨老马(婆) ; 嫁掉咯娘——推倒的墙; 一个篱笆三个桩——好佬还要众人帮; 硬牵牛鼻头吃水——硬请; 筷夹骨头——三光棍; 燥蘸芝麻盐——曼号少(很容易) ; 人勿如×——碗不如盘;


© 2023 实用范文网 | 联系我们: webmaster# 6400.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