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想一只黑狗(短篇小说)

  他心里奇怪,也很紧张。一条黑狗跟在他的后面,已经好大一阵子了;他估摸着,也许跟半里多的路了。一开始他没在意,以为一条狗在走自己的路。狗走狗的路,人走人的路,各自走在一条路上,谁也碍不着谁,他也就没有多想。他不时地把眼角的余光撒出去,影影绰绰感觉到那黑狗,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他有意走慢了,那黑狗也走慢了。他又走快一点,那黑狗也紧随几步。他踢踢踏踏地走着,脚步声很重;而黑狗走得静悄悄的,走得像猫。他忽然感觉身后跟的是一个影子,他想,是恐怖片里一闪即逝的黑影。   这么一想,他就紧张了。不过光天化日之下,不会出现诡异事件,转念一想,就有点奇怪。他突然站住了。他来这一手,那黑狗没有料到。那黑狗只顾往前走,差一点要撞到他的身上;待明白过来,一个惊恐的急刹车,几乎一头扎在了地上。   他回过头来看着那黑狗,那黑狗急忙后退了几步,感觉距离适中了,停下来也看着他。他这才看清楚,这是一条很大的黑狗,骨架很大,背上的骨骼凸显出来了。   皮包骨头,他脑子里突然蹦出来这么一个词儿。金融危机都过去几年了,你还没有吃肥?他在心里给黑狗开了一个玩笑,你也以瘦为美么?你也在狠命地减肥么?他这么想,扑哧一声笑了。他这一笑不打紧,把那黑狗又吓了一跳,急忙往后又退了几步。   这是一条大黑狗,他这么想,又感觉不对。大黑狗应该很威武,可是眼前的这个家伙,一脸苦相,蔫不拉叽的,尤其是哀婉的眼光,感觉很短,很没劲道儿,是一种祈求和无望。他看着黑狗,心里一阵发酸,这让他有些莫名其妙。他就回过头来,继续往前走。   这是一条通往小村的路,小村叫大杨村,北三环以外的城中村,外来人口都租住在那里。他也租住在那里,大学毕业五年了,也成家了,他仍租住在那里。他这是从公司回来,从大柳村回家吃中午饭,老婆孩子都在等着他。这是一条连接着公司和家的水泥路,他一天要来回走四趟。   他往前走着,他明白了,这条黑狗不是跟着他,而是跟着他手里提着的两块五花肉和一块豆腐。他走路时,自觉不自觉地来回甩着胳膊,一前一后。他突然想到自己的这个形象,像一头牛,像一头牛在甩尾巴。不过,牛是左右甩尾巴,他是前后甩胳膊。他感觉很好笑。这时候他又想到黑狗,黑狗肯定还跟在他的后面。   黑狗仍旧离他几步远,它没有退缩,那些惊吓对它来说,似乎习惯了。黑狗走在左侧,看着他左手拎着的二斤豆腐,白皙的、柔软的,无比新鲜和可口的,在它的眼睛里,已经不是豆腐了,简直是山珍海味。黑狗吐出舌头,口水哗哗地流到水泥路上。黑狗又走在右侧,看着他右手拎着的两块五花肉,三斤多。这是他出了公司,在大柳村肉铺买的,大柳村的张家肉铺,卖的肉每斤要比大杨村便宜两角钱。   他右手拎着肉,一路上都在想着这两块五花肉。那会儿黑狗眼馋着豆腐的时候,他想着的五花肉已经不是五花肉了,而是香喷喷的红烧肉。他不能做正宗的红烧肉,正宗的红烧肉,一下子就把这三斤多的五花肉都给红烧了。现在他盘算着,在红烧肉里加上土豆,他可以做上两三顿,每顿都能吃到香喷喷的红烧肉了。他想着想着就流出了口水,直到口水滴下来了,他才不好意思地用袖子抹了一把嘴角。   黑狗仍旧不声不响地跟着他,一会儿跟在左侧,仰着头,大大的眼睛闪着微弱的光芒;一会儿跟在右侧,仰着头,大大的眼睛闪着微弱的光芒。他走在前面,早已经明白黑狗的意图。他心里恨到,你要是白狗,花狗,灰色的狗,或者别的什么颜色的狗,如果再跟半里地的路,我会把五花肉和豆腐分你一半。可是,唯独黑狗不行,黑狗,别说一半五花肉和豆腐,就连一丁点也不行。   他看看拎着五花肉的右胳膊,仿佛右胳膊有被黑狗咬下的伤疤一样。他只是被黑狗吓了一大跳。他回忆着,差点吓趴下吧。那年他十二岁,还在偏远的乡下上小学。那一天下午放学回家,已经是傍晚了。他趟着小路上的枯草,走过宋老五的门前,����作响。呜的一声,他感觉有一双爪子趴在他的肩膀上。他心里一惊,本能地大叫一声。   后来好几年,他每每想到这一幕,脊背里不自觉就沁出一沟儿冷汗。宋老五说,幸亏你大叫了,大黑熟悉你的声音,不然就咬上你了。他早就听说,大黑已经咬伤过几个路过的人。宋老五说,这大黑疯掉了,咬了人还得去防疫站打疫苗,打死它算了。   宋老五的婆娘不愿意,说,好歹也是一条命。宋老五说,不能老往外贴医药费。宋老五的婆娘说,那就赶走它。不知道是宋老五赶大黑走的,还是疯掉的大黑自己走丢了,自从大黑差点咬着他后,就再也没见到大黑。没见到大黑,也不是大黑不见了,而是他上学放学,再也不敢走宋老五的门前。   他想着大黑的爪子趴在他的肩膀上,这么久远了,他仍旧觉得自己浑身哆嗦了一下。自己哆嗦了吗?他想,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自己倒是不怕狗,不怕黑狗。恨,只是恨。他恨黑狗,就在来省城的第三天,这恨就更加强烈了。   那一天下大雨,在一个狭窄的过道他同一条大黑狗相遇了。他看着那条大黑狗,湿淋淋的。他也湿淋淋的,甚至比大黑狗湿得还透。他冷冷地睥睨了一眼,鄙夷的神色爬上脸颊。大黑狗也看着他,愤怒地瞅着他。他不让路,大黑狗也不让路,他们在过道里相持着。他不敢贸然前进,那是一条肥硕的大黑狗,要比他强悍。他这么估摸着,大黑狗也在对面估摸着他,并露出寒光四射的牙齿,嘴里又呜呜地叫着。   他心里打了一个寒战。他在心里骂了一句,狗仗人势的东西。那大黑狗向前走了两步,狗眼里充满了不屑。他只得后退,一步两步,直到退出过道,那大黑狗从他身边大摇大摆地走过,像阔少一样。他把气儿憋在了肚子里,这时候正呼呼地往外冒呢。可是那条大黑狗,一抖全身的毛发,一身的脏水全抖他身上了。这还不算,那大黑狗走出十米远,还回过头来冷冷地瞅了他一眼。也正是这一眼,让他的心疼了好久。他简直气炸了。刚来这个他梦幻着的省城,人没欺负他,反而被一条大黑狗给欺负了。   那一刻他湿淋淋的,是寒冷,也是气愤,他浑身颤抖着。也正是这耻辱的颤抖,让他一见到黑狗,仿佛都在他的心灵里复苏了。他的心里有了这颤抖的阴影,就又回过头来,鄙夷地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黑狗。跟在他身后的确实是黑狗,没有鄙夷错,他对自己说。   他不明白,这只狗为什么长成黑色的?你长成白色的中不中?白色多么纯洁,白色看着多么好看,一只白色的小狗多么可爱,一朵云一样向你飘过来,多么赏心悦目,多么令人心胸开朗!你却是一只大黑狗,浑身脏兮兮的,脏得像个黑鬼,就是不脏也像个黑鬼,甭说看了,想想都让人讨厌。   他知道身后跟着的这个家伙,就是它扰乱了他的心,也让他的心情坏到了极点。他想着各种各样的坏词儿,都扔给黑狗。锅底灰、臭狗屎、扔掉的臭袜子、无家可归的流浪狗,这就是你,你这只大黑狗。   黑狗看见他眼中的愠色,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这一次他认真看了,看见黑狗的乞怜,它的尾巴不停地摇着。黑狗在讨好他,尽管它知道他的不善。黑狗仍是乞讨,就像他看见的大柳村和大杨村众多的乞讨者。   他这样想,心中有一些不安。不过他狠下心,做了个不洁净的比喻。乞讨者给过路人伸出的手,就好比黑狗那条逢人就摇摆的尾巴,乞讨者的眼神――他不敢再比喻下去。他感觉自己太龌龊了,有点不是人,怎么能把乞讨者的眼神比喻成黑狗的眼神呢?   这时候他的心有些软了,但他还是不自觉地弯下腰,这是他恐吓黑狗的伎俩,也是恐吓一切狗的伎俩。那一年宋老五家的大黑把爪子趴在他的肩膀上,他先是本能地大叫了一声。也正是这危险关头的一声大叫,大黑略略迟疑的那一瞬,他闪电一般弯下腰。他这一弯腰,大黑以为他在地上捡到了石头,回头就逃走了。宋老五说是大黑听出来他的声音,才逃走的。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他宁愿相信大黑是吓走的。他又要耍这个伎俩了。他把右手上的五花肉也转到左手上,一弯腰就摸了一块石头。也正是他这一弯腰,黑狗逃也似的,掉头就跑。待他直起腰杆儿,黑狗已经逃出十米开外了。   他抓住手中的裹住厚厚泥土的石头,感觉了石头渗透出来的冰冷。这是个大冬天,从大柳村通往大杨村的小路上,满眼都是枯草,看着这些景色他就有些冷。现在他拎着石头,石头蕴满的一冬天的冷,一下都释放出来。他开始感觉到石头的冰冷,石头不仅威胁到了黑狗,现在也威胁到他。   是不是把石头扔出去?他拿不定主意。扔向黑狗,是有些不人道,黑狗也许会认为他太不狗道了。不扔出去,难道一直拎在手中吗?石头在侵害着他,他有些顾虑。把石头扔出去,不扔向黑狗,扔向一个不是黑狗的方向?那也会把黑狗再吓一跳的,无论扔向哪个方向,已经造成对黑狗的伤害了。   他这么想着,一时不知所措。过了,有点过了,他对自己说,黑狗跟着你,又没有伤害你,施舍了那是你的善,不施舍了你也没错,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儿,为什么还要动粗呢?补偿一下?他有这个想法,把自己也吓了一跳。   这是个月末,老板刚发过工资,他鼓起很大的勇气才从薪金里抽出来二十块钱,买了二斤豆腐和两块五花肉。“金融危机都过去好几年了,你仍没有吃肥。”他突然把这句跟黑狗开玩笑的话,贴在了自己身上,还真是明码标价。   这让他吓了一跳,他从来没这样想过自己,这样偶然灵机一动,仿佛自己就是黑狗了。他在心里自言自语,要是黑狗还跟着,再跟半里路,就分它一半五花肉和一半豆腐。他这么想着,又弯下腰,把手中的石头轻轻放在地上。他仔细看了一眼,他捡起石头的那个地儿,有着一道霜痕。他就把石头又挪动了一下,压住了那个痕迹。他这才小心地站起来,头也不回地继续走路。   不过他又把眼光撒出来,让它们去寻找黑狗的影子。直到他走出去十来米远了,黑狗才小心翼翼地跟上来。黑狗不敢像刚才那么贴近他,只是远远地跟在他后面。黑狗不仅仅盯着他左右手中的豆腐和五花肉,黑狗也在盯着他的脊背。   他并不高大,宽宽的双肩并没有想象的伟岸;他的脊背略有弯曲,仿佛被风刮歪的树。黑狗不明白,这么年轻的人,估计也不到三十岁吧,竟然比我还颓废?也就是刚才,他转过脸的时候,我看见他苍白的脸色,太不健康了。听说人类工作,都是用电脑的,一天到晚要趴在电脑前,是电脑的磁辐射吧。黑狗心里充满怜悯,可怜的人们,可怜的年轻人,这么年轻就被生活压垮了。黑狗如此想着,仍旧摇着尾巴,跟着他。这是我的卑微的生活习惯,黑狗对自己说,我已经不希望你施舍了。   他继续走,两条胳膊仍然很有节奏地前后晃动着。像牛,他想,工作时像牛,现在像牛尾巴。他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又走出了半里路,黑狗也跟出了半里路。他想,我该履行自己的诺言吧,把五花肉和豆腐分出一半来,送给黑狗。可是,他心里实在舍不得。这五花肉回去给孩子老婆补一补,他们好久没闻到荤腥了。   他终于找出了一个让自己心悦诚服的理由。有了这个理由,他不必因食言而忏悔,他说,我是个好人。那豆腐呢?豆腐,他想,也得找一个不后悔的理由。白菜煎豆腐是我的最爱,我好久没吃这道菜了。他感觉这个理由很充分,充分到理所当然不去施舍也不会后悔。   他这么给自己编造了两个理由,心里的压力才逐渐没了。不过他想到黑狗可怜兮兮地跟在身后,两眼直勾勾地盯住五花肉和豆腐,他又于心不忍。他再次许下诺言,倘若黑狗再跟他半里路,这次一定要分给它一小块五花肉和一小块豆腐。他这么许下了诺言,然后又对自己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样一来,他就有了双重的保险。如果黑狗果真又跟了他半里路,他要是食言的话,就得向头上三尺的神明忏悔了;另外,那就是自己再也做不成君子了。   他仍旧向大杨村走,又走出了半里路,他自己估摸着。其实他已经走出去一里多的路了。他这才回过头,那条令他讨厌的黑狗仍旧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黑狗的眼神,仍旧是那么短,没有劲道儿,带着一种祈求和无望。黑狗仍旧跟着他,是黑狗把他逼上了法庭;不,是自己把自己逼上了法庭。分一块五花肉和一块豆腐,分还是不分?这真是他此时此刻的一个重大问题。   自己不是个好人吗?我还没做过坏事儿。自己不是个君子吗?我还没食言过。他想再找出一个理由,可以让他心安理得地放弃施舍。不,不能施舍。他这时想起施舍包含着怜悯,他仿佛感觉到黑狗不需要他的怜悯。黑狗需要的是一种尊重。他决定不施舍。他有了这想法后,心里一阵坦然。这时候他心里高兴了,拎着豆腐的左手使劲儿地摆动着,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他的这一举动,倒是把黑狗吓了一跳。黑狗想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就跟得远了点。他几乎是甩出去的,啪的一声,豆腐掉在了水泥路上。他自己表情很是惊讶,啊,我怎么这么不小心,把豆腐弄掉了?他大声地这么对自己说,然后惋惜地看着掉在水泥路上的豆腐,头也不回地走了。他自言自语,我没有食言,我仍是君子。   他左手的豆腐掉在地上,黑狗看见,有点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狗脸上几乎绽放了幸福的花朵。待他走出去很远后,黑狗才凑上来。黑狗嗅着白皙的、甜美的、新鲜的豆腐,似乎还冒着热气,它沉思了一下。   这是我捡到的豆腐,可不是他的施舍,我本来也不想求你施舍的,只是习惯的生活,让我跟了你几里的路,这也没什么啊,反正金融危机后的几年,我还没吃过肥美的豆腐呢。黑狗这么思考着,张开大嘴,伸出长长的厚厚的舌头,把塑料袋子扯开,咔嚓咔嚓吞食起来。   黑狗依旧摇晃着尾巴,这是它的表示乞怜和感谢的招牌动作。不过此时此刻,黑狗的瘦削的脸上好像挂满微笑。这微笑悄无声息地四散开来,仿佛就是它的快乐的咔嚓咔嚓声。而这快乐的咔嚓咔嚓声,也许是笑声,他走出去很远了竟然也能听到。   他想,我也是一条黑狗,从微薄的薪资里拿出二十块钱,给自己改善一下又苦又累的小生活,也就满足了。他知道,这个月末尽管没拿到奖金,但他也是很幸福的,他一家人也是很幸福的。   也正是这时候,他听到黑狗快乐的咔嚓咔嚓声。他说,这是幸福的声音。他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黑狗,也是看了一眼自己,他幸福地笑了。   〔责任编辑 敕勒川〕


© 2023 实用范文网 | 联系我们: webmaster# 6400.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