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北京运河的开凿和衰落

古代北京运河的开凿和衰落

侯仁之

太液池一类名称

元朝初年另筑新城

明朝初年再加改造这就是现在北京的内城

最后完成了今日北京内外城

凸字形的轮廓

没有改变

历金

编者按

又称京杭大运河他千年不断地流淌也繁衍了文化也孕育着未来长

北京是大运河的起点北京文史研究馆

北京通州首届运河文化研讨会年届高龄的历史地理学家

北京大学教授侯仁之先生不仅嘱托我刊朱祖希同志向大会致以热烈的

祝贺

现刊发于此

源远流

明以来的北京城

金朝的统治者是一个在文化

上比较落后的部族

都城的设计也不例外

就在扩建旧城时

明首先是为了

计划地圈入城内

造成一个极其重要的苑林区

又称西华潭或鱼藻池

下游流经皇

城南面正门

别有水源

傍中都南墙东往

洗马沟的上源

中有很好的一段描写说洗马沟

水上承蓟水

湖东西

盖燕之旧池也

川亭望远

湖水东流为洗马沟

侧城南门东注

所指是北魏时蓟城的南门

洗马沟的上源既

然早已成为蓟城西郊的一个名胜

也是很自然

的方又成郊外余年可见

这一带地

虽已历六百也还依稀古时西湖即

在封建帝而构成美

前龙津桥下

流为南护城河

而农田不得不寻

运输漕

城址虽有迁移

配合都市设计求水源

粮更不得不寻求水源的灌溉反而降到次要的地位

金中都城运河的开凿

金海陵王天德二年

在扩建过程中

在我国

世纪初叶以后

最初是辽

的城市建筑史上

宫苑布置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丽风景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水

到了公元

年金海陵王才真正在这里建都

此后

唐长安与隋

都曾大量引用流水点缀宫苑国都的设计上

因而被导引的水流也

就逐渐获得了固定的名称

二里

湖有二源

朝于太宗会同元年

号曰南京

也都相继建都于此

但在北京城整个发展的历史上并没有很大的影响

是今之莲花池

即是古之洗马沟

与今日之

凉水河不复相通

当即金皇城内之

西华潭遗迹昔比较图如下

还是比较

容易解决的何寻求水源

在我国封建社会时期

就是要聚剑全国农田赋

税中一部分食粮供应封建帝王的挥霍

这就叫做漕运

主要也是

供给都城的消费

秦岭以上的部分地

经由今卫河

大清诸河

然后再遵潮白河

输送到通州

少则数十万石不由水运

沿途漕河都是利用天然河道

公里中都城平均海拔

高出通州约20

米能西引

才能顺地形高下流至通州以接潮白河

这就成了一个必须解决的难题

都以西的卢沟河以导引

却也有很大困难

虽然可

年形成一片浅湖

遂成

为近郊一风景区

潮白河水不

的东北郊外一片低洼地带河

以与闸河相接

从此断流

这里应该附带说明的就是中都城

原有

通州粮船

积滓成浅旧闸河又不畅通

所以终金一代

大概因为这个原因

此外

高梁河上游另一分支

注入中都城之北护城

史及渠成

用以

地微隆起

或许就在这时第一次用人工打开了这个小分水岭而南流

同注于运河

但是由于地形比降甚大

以节流水

导入潞水

海淀台地

作今

座小山平地崛起湖其下游一支山叫做瓮山麓小湖湖的前身下游

元时这座小

就是今日昆明那时小湖的径向东北流注清河

有一带高地形微

沟河水源的意见

金史定十年1170师漕运物

当役千里民夫

只是引用高梁河水直至通州原是一条小河补水源

有一潴为小但是高梁河不得不增

下文再讲

筑为琼华岛

大宁宫的营建

是北京近郊流水系的一个重要改变

闸河难免浅滞虽只四五十里有时且不得不兼用陆挽

故金朝一代又重开卢

世宗大

决议卢沟以通京如此则诸路之利熟大焉议而未行

自金口疏而东至通州之北但是动工的结果

其原因

也说得十分明白

水性浑浊

啮岸善崩

皇城宫阙

后又半世纪

才决

定从蒙古高原上迁都到这里

另筑新城

大都城的建筑

已经从莲花池的下游

这一转移

远在12

世纪后

建造了

一座大宁离宫

这时忽必

烈又选择了大宁离宫作为中心

大宁离宫中这

片湖泊

逐渐接近了今日北海与中海

的形势大都城的宫殿

周围绕以萧墙皇城以外

此高梁河的中游就圈入了城中

今日万寿山山麓

的流泉

就已经被导入高梁河的上源

已见上文

专作漕粮的运输此不多赘皇城以内太液池的水

源本来这也是高梁河所

灌注

给水的情形也就与前不同了

可以推

断从大都初建时起

从和义门

南水门引入城中

注入太液池

名曰金水河

外金水河即是旧制的蜕余

湮废已久

现在

只有玉泉山前一段

其下游在昆明湖以前

玉河

金水河一直是独流入城

在遇有其他水道的地方

横过其上

跨河跳

而且

这一切都在说明从元朝初年

起已为皇家宫苑

所独专

二其次就应该来研究运河水源的问

题了

统一了全中

国而

大都城对于漕粮的依赖

元朝不但积极开辟南北大运

河无论河运

或海运的漕粮都是先到通州

还在大都未建之前

就曾建议引用玉

泉山水以通漕

中统三年

面陈水利六

中都旧漕河

灌以玉泉水岁可省僦车

钱六万缗但是这个计划因为

五年以后新建大都城

因此

还必须另寻水源

从通州到

大都的漕粮但是劳费甚

方秋霖雨

恢复河运

一直到了至元二十八年

另用

昌平白浮泉水

他的原文是这样的大都

运粮河

别引北山白

浮泉水

经瓮山泊

环流于积水潭出南水门每十

里置一闸

凡为闸七

上重置斗门

以过舟止水

这一段话非常重要

而且说明了建立水闸和设置斗门的作用

既可节水这是很

可注意的

而且

得到了空前未有的效果

一直

停泊在积水潭

舳舻蔽水

可以想见当时的盛况

这条闸河被命名为

但是通惠河的上源

这一段很维持长久

每当雨季

引水渠道

必为所毁

但由于工程技术的限制

因此

通惠

河的运输

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郭守敬的

引水计划中

北京

因此他并

没有把昌平白浮泉的水

南沿一条直线引向大都他却首先把水引而向西

经由瓮山泊注入大都城

都被

截流南下

完全是为了利用天然地形的陂

60

仅仅高出大都城平均海拔

余米

其间所经沙河与清河河谷的高度还都不足

因此白浮泉水一旦

引入沙河或清河不

可能再引入大都

虽然向西绕行了一个圈子

一直到

入城之处

这条引水渠道在瓮山泊以北

因为自此以东其海拔高度皆

米以下50

郭守敬远自昌平引入

而一定要经过瓮山

今后要从的北部引入首

可以

跨越沙河与清河的河谷外

编者按

其走势与昔日的白浮

堰基本一致

我们对

于古人掌握微小地形的精确程度

因郭守敬的建议

主要的不是为济漕

以供应

都城的建设

又把它堵塞了

大概由于通惠河水源不畅

即金之卢沟河

但经过工部等负责部门实地勘察

之后

未有动工顺帝至正二

都水傅

不但主张重开金口

别开新河

至西山石峡铁板

创开新河一道

广

二十丈至高丽

庄合御河至大都城内输纳

当时廷

臣以为不可

坚持执行结果用

力虽大

孛罗帖木儿

与傅佐还因此得罪伏诛

有如下的记载

起闸放

金口水

沙泥壅塞

而开挑之际

夫丁死伤甚重

卒以无功

这次开河虽不成功

在西郊

八宝山以北的旱河

应是金口

在东郊

是旱河一道当地人

民称之为萧太后河

只有中

间一段

由于明

朝中叶以来民居市井日益繁盛

但是根据外城未筑

以前1553

可以比较准确地推求出当时河道

转而南

由左安门东出城

明朝初年还曾利用过这条河流

以情理推

还应该向北延长约半公里余

这样

就可使粮船直入京城

元朝占了

极其重要的地位多是创

举运石大河

的利用以及金口新河的开凿

总起来讲可

以说是达到了封建统治时期的最高

明清时期北京运河的衰落

1368年

元亡

朱元璋以开封为北京

其后皇子朱棣受封为燕王

惠帝建文四

夺得统治权

永乐元年

这是北京得名之始

年对于水源也

就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

问题就又发生了

即自

年至

50北京城又经过了一

系列的改建工程

为易于防守起见南移

公里半

又把大城南墙向南扩

展了半公里有余

长安街一条线上

但对河道影响最大的

而是皇城的改建

曾经大兴土木

同时还把元朝的皇城

各自开拓了一

些距离

原来是绕经旧日皇

城东北及正东一面的运河

粮船从此就再没有入城的可能了

明两代城址

变迁与河道之间的相对位置在这幅比较图中还应注意

其来源专靠什刹

海的分流遂有三海之称绕经景山之西

从护城河的西北隅引入紫禁城内

出太和门之前

这叫做内金水河

对紫禁

城来说还不只是

为了点缀宫廷

并为扑救火灾供给水源

穿过社稷坛

在御河桥附近注

入运河

这种情况没有改变

元朝由丽正门左东南流的运河

也被包入城中

今崇文门内船板胡同

因此亦成由西北斜向东南的形势

则是旧日运河的残迹

近郊的水源也与元朝大不相同

水源枯竭

玉泉山水

汇注西湖景

后至什刹海

一支经后门桥流为通惠河明朝北京城的宫苑给水

并合为一流

元情况却为后日相

沿

一直到今天

年当事者曾奏请疏

浚白浮渠道

不过当时引水的目的

而是为了利用通惠河运输建筑木

正在

进行着大规模的土木工程

多半采自长江上游

浮运到京

北京正式建都之后

但是由于水源的枯竭

而且日就湮塞

从通州以南张家湾运河码头到京

所费不赀

成化六年

古有通惠河故事永乐间曾于此河搬运大木船亦可行

转年户部尚书杨鼎

认为白浮泉水

既不可引

粮船不能进城

以为通惠河

之上源以便近仓交纳

年众议所

转年告成

未能达到预期的结果

宪宗

实录八月浚通惠

兴卒七千人

石灰一百五十万斤

麻铁桐油炭各数万

增闸四

漕舟稍通

是河之源俱不深广

独引西湖一泉按另半入太液池漕舟首

尾相衔舟无停泊

水易淤

浅涩如旧

正德年间亦未成功

嘉靖六年

经户部侍郎王等会勘结果

转年完工

际上也只是开挑

了局部河道并没有很大帮助屡次疏浚通惠河最后产生了一种消

极看法非人力

所能为功

可为代表

盖京师之地

自大通桥下视通州而强为之非徒无益

而已

这是典型的失败论者

这是事实

主要的还是因为水源的缺

乏单从疏导下游用

原是理所当然的

文内注释从略

朱祖希


© 2021 实用范文网 | 联系我们: webmaster# 6400.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