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瓦特家的秘密

  引子      想要介绍瓦尔瓦特夫妇,我就要先拜访一下巴菲尔・普尔菲斯医生――这个镇上最权威的骨科医生。如果你认识他,你就会知道,他对你身上206块骨头中的每一个关节都了如指掌。   巴菲尔医生长着一头惹眼的红头发,这能让你在人群中一眼发现他。这是普尔菲斯家族的标志,巴菲尔医生每天早晨至少要花三个小时打理他那漂亮的红头发。巴菲尔医生还是瓦尔瓦特夫妇的邻居,用他的话说:“普尔菲斯家和瓦尔瓦特家永远都是好邻居,从开天辟地开始就已经是了。”   巴菲尔医生了解瓦尔瓦特夫妇,就像了解他们身上那412块骨头一样透彻,在巴菲尔医生看来,瓦尔瓦特夫妇是镇上最为奇妙的组合。就拿他们的体格来说,瓦尔瓦特先生是个细高个,走起路来像是踩了根高跷一般,而瓦尔瓦特太太则是体型圆润,又矮又胖,动起来的样子活像个大皮球,瓦尔瓦特太太还有一头可爱的亚麻色小卷发,像极了万圣节游行队里的小丑气球。   “但是,”巴菲尔医生清了清嗓子,强调说,“瓦尔瓦特夫妇,也绝对是这个镇上最奇妙的人物,他们的神奇事件堆得像谷仓里的米粒一样多。”他的神情无比自豪。   那么来让我们认识一下瓦尔瓦特夫妇吧。瓦尔瓦特先生是这个镇上唯一的信差,他只在周三上班,而他的太太则是一个不错的帽子设计师,她有很多杰出的点子。   这些需要坐下来喝点薄荷香的红茶慢慢讲……       巴菲尔的早晨      星期五的早上,巴菲尔医生在花园里收拾那些顽强的杂草,瓦尔瓦特先生正好打门前经过。   “嗨,早上好,鲍尔,”巴菲尔医生放下除草机,向瓦尔瓦特先生热情地打招呼,“这么好的天气这是上哪儿去呀?”   瓦尔瓦特先生走得很急,似乎没有听到巴菲尔医生同他打招呼,但走过巴菲尔医生家的时候,他又退了回来,他摘下头上那顶小牛皮缝的帽子,抬起头,眯起本来就很小的眼睛,看着树枝上叽叽喳喳的鸟儿,对巴菲尔医生说,“听说你今天换了新的除草剂,这挺管用,至少能让这些跳来跳去的小家伙安静些。”   巴菲尔医生怀疑地望着瓦尔瓦特先生,“嘿,老兄,说实话,我只换了除草剂。以上帝的名义,我发誓,我绝没有残害任何动物的念头。”   “啊哈,”瓦尔瓦特先生笑着说,“别紧张,我只是开个玩笑,我听它们说你这新除草剂气味儿实在太大了。”   “听它们说,它们是谁?”巴菲尔医生顺着瓦尔瓦特先生的目光看去,“难道‘它们’就是这群秃了羽毛的麻雀?你以为自己吃了白蛇吗?”(格林童话中《白蛇》的故事,提到一位国王吃了白蛇的肉,可以听懂动物的谈话。)巴菲尔医生有点生气了,这个美好的早晨,他可什么坏事都没做,却反倒让邻居冷嘲热讽了一顿。   “巴菲尔,我亲爱的邻居,”瓦尔瓦特先生好脾气地劝道,“我并非吃了白蛇,但我的确能听懂一些动物们的语言。”   “得了吧,鲍尔・瓦尔瓦特,你那点小聪明,我还不了解?”巴菲尔医生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愤怒当中,“就是你老婆的话,你都未必全听懂了!”他说话的时候红色的胡子被吹得一翘一翘。   瓦尔瓦特先生讨了个没趣,见巴菲尔医生动了气,只好赔笑道:“我的老伙计,明天你要是能到我家来,我会让格瑞斯用她的好酒好菜招待你。我会告诉你关于我们瓦尔瓦特家的秘密。作为多年的邻居,请先别生气,到时候您一定会明白的。”说完瓦尔瓦特先生戴起了他那顶小牛皮做的帽子,新的帽子总能让他精神振奋。   巴菲尔医生仍在气头上,他没好气道:“小心走路太快,震散了你身上那些异于常人的老骨头。”他瞪着瓦尔瓦特先生远去的背影,又骂道,“明天晚上,我一定会去的。不管你有什么特异功能,但是,我的过人之处就是,我可以闭着眼睛把你身上的骨头都给拆下来!”   不等巴菲尔医生的话说完,瓦尔瓦特先生已经迈着步子走出很远了。   远处传来瓦尔瓦特先生爽朗的笑声,“老伙计,别担心,我只是去趟城里办事,明天就会回来的!”      动物们的盛宴      星期五很快就过去了,但是巴菲尔医生一天都在生闷气。   星期六早上醒来后,巴菲尔医生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小心眼儿,他站在洗漱间,对着镜子说:“好吧,巴菲尔,把这一切都忘了吧,我那30多年的老邻居只是给你开了个玩笑。”他朝着镜子做起了怪脸,“巴菲尔,你这个老顽童,还是这么坏脾气,小心丽萨从天上跳下来给你一记老拳!”说着说着巴菲尔就摸着下巴笑了,他想起去世的太太――丽萨・普尔菲斯。   巴菲尔医生换上黑色的礼服,他把领结打得很端正,他决定今天绝不和邻居吵架。   周末的晚上天气格外晴朗,天上的星星像一盏盏明亮的小灯,点缀着黑色的夜幕。瓦尔瓦特太太提议把餐桌搬到花园里去,“在花园里才够热闹,来点皮斯科酒怎么样,今天早上刚从秘鲁带回来的……哦,看我这记性,烤箱里还配了秘鲁的烤牛肉,来点怎么样?”   巴菲尔医生耸耸肩,笑道:“您是说今天早上刚从秘鲁带回来的?您这是在开玩笑吗?好吧,不管是什么,我最近尽遇上怪事。烤牛肉,尽管都上吧。”   “嘿,嘿,老兄,”巴菲尔正在帮忙搬桌子的时候,瓦尔瓦特先生回来了,他带着夸张的语气笑道,“真高兴你能来,我的朋友。”   “哦,亲爱的鲍尔,”瓦尔瓦特太太挪动着她圆鼓鼓的身子,“你能准时回来真好,我给你准备了烤牛肉。”她上前亲了亲丈夫的右脸颊,并告诉丈夫,她准备在花园里开饭。瓦尔瓦特先生听了,显得格外地高兴,“好啊,那样我们就会有更多的客人了。”他一边笑一边招呼巴菲尔先生到花园里去。   看到瓦尔瓦特夫妇高兴的样子,巴菲尔医生也变得高兴起来。他愉快地入座后,好奇地问瓦尔瓦特先生:“你还有别的客人吗,什么时候到呀?”   “哦,这些客人不是我请的,他们要是想来,自然就会自己来的。”说着,瓦尔瓦特先生神秘地笑起来。   “烤肉来了!”瓦尔瓦特太太笑吟吟地端上她的蜜汁烤肉。   看到那香气四溢的烤肉,巴菲尔医生眯起眼睛笑了,他喜欢瓦尔瓦特太太的手艺。巴菲尔医生迫不及待地用亮闪闪的刀叉一点一点切起肉来。   “来点酒怎么样,亲爱的,这样鲜嫩的烤肉应该配这样的好酒才行啊。”瓦尔瓦特太太热情地递上皮斯科酒。   突然,一只白色的鸽子寻着光从屋檐上飞下来,落到铺着碎花台布的桌上,它伸长了脖子咕咕咕咕地叫着。   瓦尔瓦特先生对妻子道:“亲爱的格瑞斯,给它来点玉米色拉,别忘了给玉米加点儿盐。”他朝桌上的白鸽点点头,“我打赌你会喜欢这口味的。”   巴菲尔医生知道瓦尔瓦特先生又要玩他的把戏了,他喝了几口皮斯科酒,眼神有点迷离,他倒要看看,瓦尔瓦特先生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只见瓦尔瓦特先生也梗着嗓子唱起来,他涨红了脸和鸽子一唱一和的样子显得有点滑稽。   “瓦尔瓦特先生,它告诉了你什么?”巴菲尔医生等着瓦尔瓦特先生解释这荒唐的举动。在巴菲尔医生看来,瓦尔瓦特先生笑起来的样子比他的笑话更惹人发笑。   瓦尔瓦特先生咯咯地笑着说:“它说今天早上看到一个人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地做鬼脸……哈哈哈哈……这世上竟有这样无聊的人。”   巴菲尔医生的脸开始有些发烧,尽管他还有些难以相信瓦尔瓦特能听懂一只鸽子的话。   餐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院子飞来一群漂亮的鸟儿,桌下也跟来了几只好动的狸猫和松鼠。它们把蔬菜和奶酪弄得满桌满地,鸽子扑棱着翅膀飞来飞去,院子热闹极了。   巴菲尔医生看到一只体型稍大的狸猫坐在椅子上,用它娇小的前爪一点一点拨弄着烤肉,直到烤肉碎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才优雅地放进嘴里。巴菲尔医生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他看到狸猫竖立起上身,向瓦尔瓦特先生招了招手,嘴里不停地叽叽咕咕。   巴菲尔医生很好奇,他问瓦尔瓦特先生:“这小东西跟你说了什么?”   “小东西?不不不,她是公园里的索斯小姐,”瓦尔瓦特先生正色说道,“她说,像您这样有身份的人,是不应该直勾勾地盯着一位女士看的。”   巴菲尔先生听了,感到有点不知所措,原本泛红的脸颊变得更红了。   “啊,还有,她还建议您把家里的垃圾要分类装,她说她的朋友翻找食物的时候总是误把石膏当成奶酪……”瓦尔瓦特先生边说边向索斯小姐举起酒杯,他对待这只狸猫的态度,就像是对待一位尊贵的夫人,“知道吗,巴菲尔,索斯小姐认识这里每一个动物,她是这一带出了名的万事通。”   “鲍尔老兄,你真能听懂它们的语言?”巴菲尔医生忍不住问道。   瓦尔瓦特太太上前给巴菲尔医生加满了酒,她说:“我家老头子不算厉害,瓦尔瓦特家每样东西都充满了神奇。”她放下酒瓶坐下来,又说,“不过要明天才能告诉你。我可不允许醉酒驾驶……”   “不,不,我今天是有点醉了,我是要,早点儿回家的……”巴菲尔医生一口喝干了杯里的酒,他的确醉了,身体有些摇晃。巴菲尔医生晃晃悠悠站起来道:“今天太不可思议了,这顿疯狂的晚餐,还有美味的烤肉……”巴菲尔医生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出了瓦尔瓦特家。      英国的下午茶      再说巴菲尔医生回到家,倒头便睡。等他一觉睡醒已是大天亮了,迷迷糊糊中他听到瓦尔瓦特太太在门口大叫:“巴菲尔,巴菲尔醒醒,旅游时间到了。”   是的,巴菲尔想起昨天瓦尔瓦特太太邀请他见识一下瓦尔瓦特家的第二个秘密。他一骨碌爬起来,急匆匆地去给瓦尔瓦特太太开门。   “巴菲尔,”瓦尔瓦特先生也在门口,他显然等得有些不耐烦,“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我要尽可能在下午到来前赶到英国,我儿子汤尼在伦敦办了一场不错的下午茶派对,我给他带了上好的锡兰茶。”   “好吧,好吧,老伙计,”巴菲尔医生想设法让喋喋不休的瓦尔瓦特先生安静下来,“不是你疯了,就是我疯了。”巴菲尔拍拍他还有点晕乎乎的脑袋,“你是说几个小时内从这儿赶到英国?”   “是的,我亲爱的巴菲尔,”瓦尔瓦特太太说,“不仅这样,我们还要赶在晚饭前到法国买鹅肝酱。”   巴菲尔随手抓了抓他的红头发,“好吧,那么我们要怎么赶过去呢?”比起打理自己骄傲的头发,巴菲尔医生现在更在意的是他们的交通工具,“难道要弄一个时间穿梭机?还是像电影里那样的飞行器?”   “在这儿。”说着瓦尔瓦特太太从她的大皮箱里拿出三顶破旧的帽子,已经看不出是什么料子做的了,只能依稀辨认出帽子上古怪的花纹,巴菲尔医生听到瓦尔瓦特太太说:“准备好了吗?我数三下就戴上……”只见她迅速地把帽子扣到巴菲尔医生头上。   巴菲尔医生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瓦尔瓦特先生一把拉上了天空,瓦尔瓦特太太的声音已经淹没在呼呼的风中了。   “我们在哪儿?”巴菲尔医生惊魂未定,他大声问道,“这是巫术,是巫术吗?”   耳边的风声呼呼地吹过去,他隐约听到瓦尔瓦特太太在前面回答:“不是巫术,是神奇的帽子,这是一些热爱旅行的帽子。”   还不等话说完,他们已经着陆了。巴菲尔医生一个踉跄在草皮上跌出几米远。等他爬起来找瓦尔瓦特先生的时候,看到他身体正弯成九十度,两腿向上躺着。   “鲍尔,你的驾驶技术可不怎么样。”巴菲尔医生忍不住嘲笑起瓦尔瓦特先生来。   “这可比他第一次驾驶好多了,他曾把我祖母的草皮整个掀翻了。”瓦尔瓦特太太笑起来。   巴菲尔医生第一次用帽子旅行。“天哪,这实在是太神奇了,这是怎么做到的?”他问瓦尔瓦特太太。   “这是我店里的宝贝,它是用世界各地的麻草编起来的,还要用上专用的颜料绘上图案,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可是有着丰富的旅游经验啊。”瓦尔瓦特太太自豪地说。   光是听瓦尔瓦特太太介绍这顶帽子,巴菲尔医生就已经赞叹不已了。   下午他们到达了伦敦,参加了一场热闹的下午茶派对。瓦尔瓦特先生告诉巴菲尔医生,这新鲜的锡兰茶叶是他花了一个早晨的时间从斯里兰卡运来的。巴菲尔医生则一个劲地同瓦尔瓦特太太商量是不是也能为他做一顶神奇的帽子。   “巴菲尔,要知道凑齐那些麻草可不简单啊,不过,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一顶会变色的帽子。”瓦尔瓦特太太一边吃着蓝莓派一边说:“这可是店里最新的帽子,我保证你一定会喜欢它的。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先买到法国的鹅肝酱。”      神奇的变色帽子      经过这个神奇的周末,巴菲尔医生越发喜欢瓦尔瓦特一家了。他每天离开诊所后,都会去瓦尔瓦特太太帽子店里转一圈,因为瓦尔瓦特太太答应给他一顶会变色的帽子。   “巴菲尔先生,你好啊。”瓦尔瓦特太太正站在帽子店门口等他。   “下午好,夫人。”巴菲尔医生说,“听说那顶帽子做好了,是吗?”   “是的。”瓦尔瓦特太太把他让到屋子里来,“让我想想,彩虹帽子在,啊,在第二排架子上。”   瓦尔瓦特太太热情地递上帽子,“来试试,我亲爱的巴菲尔,准保你喜欢。”   “是啊,要找着一顶配得上我的头发的帽子……”巴菲尔医生把帽子戴在头上,帽子的颜色是黑色的,显得毫无特殊之处,他有些疑惑,“怎么了?它怎么没变色?要是它是紫色,我就可以配上我的礼服了。”正当他疑惑之际,却发现帽沿变成了黑紫色,这颜色一点一点地向上扩散着,巴菲尔医生激动得像个孩子似的大叫起来,“它在变颜色,天哪,像变色龙那样,看啊,多神奇!”   瓦尔瓦特太太介绍说:“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不过这顶帽子有个缺点……”   “什么缺点?”巴菲尔医生迫不及待地问。   “缺点就是,它是根据你的想法变换颜色,可是,如果一次说得太多,它就会变成彩虹那样,我至今还没找到加快变色的方法。”瓦尔瓦特太太不无遗憾地说。   巴菲尔医生安慰道:“格瑞斯,别担心,我可一点也不贪心,我会控制好它的。这是我今年收到的最特别的礼物。”   “是吗?”瓦尔瓦特太太笑了,“真高兴你能喜欢它。”   “能告诉我它是怎么做的吗?”巴菲尔医生站在镜子前对这顶新帽子爱不释手,他好奇地问道,“太有趣了。”   瓦尔瓦特太太摇摇头说:“这,我可得保密。这是瓦尔瓦特家的秘密啊……哈哈。”   巴菲尔医生也跟着笑了,他真高兴有这样一位神奇的邻居,“是啊,瓦尔瓦特家的秘密,我一个周末已经见识了这么多。下次如果介绍小秘密,请一定要让我喘口气,否则我真怕我那颗脆弱的心脏承受不了啊!哈哈哈哈。”      尾声      再过不久,巴菲尔医生就要退休了。不过他和瓦尔瓦特家的关系一直不错。虽然瓦尔瓦特先生依旧每周三送邮件,不过他们约好周末的时候会到世界各地走走。另外瓦尔瓦特太太的神奇帽子店又有了新产品,不过这也是秘密……   “瓦尔瓦特家的秘密,是永远也介绍不完的,等你认识他们就知道了。”巴菲尔先生这样说道。   发稿/庄眉舒 [email protected]


© 2021 实用范文网 | 联系我们: webmaster# 6400.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