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柳暗花明又一村

1 柳暗花明又一村

欧元形势也许不及希腊那般险象环生,但复兴之路堪称道阻且长

去年,欧债危机的些许起伏都能使金融市场一阵晕眩,然而今年人们似乎对此已习以为常。他们甚至不在乎雅典有多座房屋一片火海,也懒得关心在最后关头取消的本该批准希腊纾困计划的部长会议。

镇定固然是好的,但无动于衷就说不过去了。虽然关于希腊的协议也许会出台,整个欧陆也洋溢着改革的可喜迹象,然而欧元区所将面临的危机仍十分严峻。实际上,这危机正由急性发作过渡向慢性潜伏。

雅典会屈服吗?

最近,欧洲财长要求希腊当权者信守承诺,推行新政策的决议在希腊引起了一阵骚乱。民众暴乱在雅典街头上演,而希腊议会不顾民怨又通过了新一套紧缩财政的改革方案。在此方案的保证下,财长们将按约定启动新一轮纾困协议,向希腊发放1300亿欧元(1700亿美元)的贷款用以进行私人债务重组。照此计划,希腊预计能在2020年底前将债务降至国内生产总值的120%。然而,随着希腊四月政府改选的迫近,救援者们要求希腊主要领导人必须在协议上签字,保证履行承诺的义务。

怨声载道,对德国的指责更是不绝于耳。但希腊政客们终将妥协。雅典人唯恐下个月的无序违约会把他们逐出欧元区。尽管其余欧洲国家言辞激烈,他们也不希望这样的结果发生。 欧元区其他地方仍能看到希望的曙光,尤其是那些酝酿体制改革的国家。早在欧元区成立的头十年,地中海南部的一些国家曾饱尝低利率的甜头,但他们最终没能通过改革劳动力和产品市场来使他们的经济,在一个丧失了自由贬值货币这道安全闸门的世界里,更具竞争力。 直到欧债危机发生,这种情况才迟迟有了改观。爱尔兰恢复了竞争力,西班牙去年十一月赢得了拥护深刻改革的大量选票,并宣布将变革刻板的劳动法。从长远来看,这将最终会降低西班牙长期以来的高失业率。意大利的新首相马利奥·蒙迪虽然领导着一个未经选举的政府,却享有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意大利领袖的美誉。蒙迪早已通过了退休金改革方案,不久他又将递交关于劳动力改革的提案。这一切足以让欧元区成员国更好的应对与德国并行单一货币所带来的困境。

然而欧元区经济长期以来的衰弱会使一切努力付诸东流。最新数据显示2011年第四季度希腊的国民生产总值下滑了7%。希腊大选当前,若是中右派上台,那么财政紧缩政策将愈发残酷,也将导致另一次债务重组。就算新政府能够成功削减工资支出,裁剪公共部门职员,希腊私有化的乐观发展前景却让人无能为力。事实证明,即使希腊政客真的信守承诺(以过去经验判断他们不会),更彻底的经济改革他们也力所不及。

Explore our interactive guide to Europe's troubled economies

搜索互动向导了解欧洲经济困境

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国内生产总值今年都将显著下滑。欧元区经济整体来看有可能正在萎缩,鉴于第四季度经济产出的下滑(如图)以及德国主张的财政方案的进一步紧缩。恐惧波及到了债券市场。本周,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对债券市场信用的降级引起很大的关注。虽然投资者开始看好西班牙和意大利,但他们对葡萄牙仍旧忧心忡忡。

长久以来的经济增长乏力对政治的潜在毒害,成为了欧元区目前最大的隐患之一。欧洲选举人一直以来的逆来顺受令人叹为观止,但要是看不到出路,他们迟早会造反。在那些经济衰退的地方人们承受着更大的痛苦,其中一部分苦难则来源于布鲁塞尔和柏林的强加的指令。

即使体制改革能带来长期的经济增长,但也要花上几年才能看到效果。短期内,体制改革反而会增加失业率,降低收入。那些受国家保护免于竞争的团体在利益特权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有可能会揭竿而起,甚至刀枪相见。之前,意大利两位劳动力市场改革的拥护者便双双遇刺。政界换选不仅即将在希腊展开,也将在今年四月和2013年分别在法国和意大利拉开帷幕。两国的政治气候有可能因此在一夜之间翻云覆雨。

德国也在变

欧洲两种思潮在相互较劲:一是上周末点燃了雅典城的怨恨,另一个是逐渐聚合的促使政府提高经济竞争力的前进力。任一占上风的思想将决定欧元区的命运。

加快进展的方法有很多种。当权者们应该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刺激需求,继续致力于构建欧元区防火墙,并建立某种形式的互惠债务来降低泡沫经济时期积累的付息成本。作为以德国为首的债权人(如图)和借贷人则都需要进行改革。欧洲的服务行业占欧洲经济体的二分之三,却一直处于欠发达和欠流动的境况,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世界银行最近一篇报告预测称:仅仅是一个自由和健全的欧洲服务市场就可以带来三倍的交易量。报告还指出,欧洲农业若从严密保护中解放出来,将带动经济增长。然而要真正落实上述变革,还需要政治家拿出勇气和干劲。

人们对于欧洲的看法已有所改善,这是令人欣喜的。与此同时,人们对政策走向的认识也日益明晰。然而,就在欧元区燃眉之急得以化解之时,另一个威胁也逐渐迫近:急功近利带来的功亏一篑。欧洲正迈向复兴之路,一条漫长黑暗的道路。

2怪物公司?

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可能有益于经济,但它们的老板不应如此富有。

公众从来都不喜欢私募股权投资巨头们挣钱的办法,不管是一块钱也好,数十亿也罢;但现在,人们把这类公司妖魔化,说它们是“秃鹰资本主义”、“比华尔街还糟”的做法已然成了潮流。这都怪Mitt Romney参选,让共和党对手们抓住了小辫子不放——他在贝恩资本(Bain Capital),一家收购公司当老板。罗姆尼和他的同类真的就这么值得大家“大开金口”吗?

人们一般因为两种原因指责此类公司。第一,它们掠夺公司,裁撤岗位;第二,罗姆尼先生本周公开了纳税申报单,更使人注意到这种公司的老板富得流油,部分原因是他们交税太少。

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靠出售公司盈利。它们接管经营不善的公司,在改善其经营状况后将其卖出;这个过程通常涉及裁撤岗位。如今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令人担忧,使得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成了民主共和两党的众矢之的。

不过,此类交易直接造成的失业并没有批评家说的那么严重:在公司被收购后两年间平均裁员率仅为1%,因为新公司会创造就业机会。这种就业转换是创造性破坏的一部分,而这种破坏能给经济注入活力;如果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加快了破坏过程,只会有益无害。有证据表明事实确实如此。一项学术研究称,私募股权投资收购平均能使生产率提高2%。公司效率高,经济就变好;资源配置也会更加合理。

举债成红利

批评家这样指责指责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能多占些理:它们让收购的公司债务缠身,抽走现款作为红利,有时还把这些公司逼上绝路。其实让公司破产并不是目的,在大部分情况下破产也不是结局。不过随着债务价格降低,公司破产的情况越来越常见。从2004年到2011年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让它们收购的公司背了更多的债,这才能拿出188,0亿美元给自己发红利。而且收购规模也越来越大。最大的一次收购发生在2007年。当时的德州公用

(TXU,一家电力企业)收购案金额达440亿美元。现在,市场担心该公司会破产。

私募股权投资人之所以会劫掠得不亦说乎,和美国税法脱不了干系;因为它鼓励这种行为。债务利息税收减免刺激了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总裁。他们为了税收优惠和更好的回报前景赌上了这些公司的健康,往收购的公司身上堆了更多的债。

私募股权从业者能轻易获得大量税收优惠,美国税法也难辞其咎。他们的收益叫做“附带权益”,是作为资本收益纳税的,税率比所得税税率要低。干这行的坚称附带权益是投资收入,但其实大部分要冒风险的资本属于投资者,不属于他们。

英美政客从2007年起就一直在争论该话题;他们应该堵上这个漏洞。附带权益确实是种红利,理当被作为红利征税。

私募股权投资还有一个问题,但是批评该产业的人都没怎么留意。这个问题事关回报:投资者比选民更有理由控诉私募股权投资。

该产业许诺高回报,诱惑投资者。但并无证据可以清楚地证明私募股权投资的表现比公设市场好。一旦除去高额管理费,剩下的收入就没有那些推销员的口中那么能够打动人了;而且这种投资不易变现,公司举债经营,投资周期也不短,这点收入不足以弥补这些缺憾。 展望未来,回报可能还会减少。收购公司总裁们自己承认,将来该市场的表现将会平淡得多,因为债务不会很快回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而债务则正是私募股权投资获得收益的动力。一些基金在经济泡沫时期大显神通,在经济紧缩时期可能也将表现平平。收购公司的资产中,有超过四分之一的部分由公共养老金组成;以后在投资时,这些资金应该注意以上的问题。 3被禁锢的老板

公司老板们不像过去那么强势了

在《格列佛游记》这本书里,格列佛经历了沉船事故后,精疲力尽地在小人国岛上睡着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很多条细细的绳索束缚在地上。他虽然比那些小人们强壮百倍,但是“小人儿”们通过协作努力,制服了他这个巨人。

将于1月25日至29日在达沃斯聚会的大公司老板们的处境,更像是格列佛,而不是他们自己通常所想象的样子。当他们穿着防滑的鞋子,在这个瑞士旅游胜地结冰的路面上,从一个酒会走向另一个酒会的时候;当他们与政治家们在达沃斯亲密交谈时,他们可能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而那些学究们仍然会像往常一样感到恼怒,因为在达沃斯聚会的这些巨头们在瓜分着世界。但是,当这些老板们开完会返回家时,他们将会发现,那些由达沃斯之外的“小人儿”们给他们缠绕的小绳索,已经绷得比以前更紧了。

二十年以前,老板们是相当不受约束的。美国的公司总裁们以英雄的姿态频现于《福布斯》杂志的封面上,任命百依百顺的朋友作为公司董事。欧洲人,比如瑞典/瑞士电力巨头阿西亚•布朗勃法瑞公司的老板皮尔斯•巴奈维克,也把美国对CEO的膜拜文化引入了旧大陆。但是,一系列灾难性事件,尤其是2001年的安然丑闻和2007-2008年的金融危机,加剧了人们对权力膨胀的老板们的质疑和批评。2010年时,两个法律学者,马塞尔•科恩和爱德华•洛克发表了一篇论述“备受攻击的CEO们”的

很有创意的

论文,自那以后,CEO们受到的攻击越益猛烈。

一个迹象是,现在老板们在位的时间没有过去那么长了。据咨询企业布兹公司的资料,在世界上最大的2 500家公司中,离职的CEO们平均任职时间从2000年的8.1年降为现在的6.6年。如果不是由于中国国有企业对CEO的宽宏大量,这个数字还会下降得更厉害些。2010年,全世界CEO的替换率是11.6%,但是中国只有这个比例的一半。布兹公司还注意到,现在持股者们给老板显示自己能力的时间很短:利欧•阿波赛克尔当软件公

司SAP的CEO只有七个月的时间,当电脑巨头惠普的CEO也只有十个月的时间.

另一个表明“小人儿”们正在得手的迹象是,总裁(CEO)兼任董事长的情况(就像学生给自己出考试题一样)减少了。布兹公司提供的资料显示,CEO兼任董事长的公司从2002年的48%降到了2009年的12%。即便美国人也开始对帝国老板们感到警惕了:据压力团体“公司档案”的资料,标普500公司中,CEO自己给自己出考试题的从2002年的78%降到了2010年的59%。

老板们的报酬仍然不菲,但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对CEO职位更不稳定的一种补偿。在大多数国家中,CEO报酬的增长速度比上世纪九十年代更慢了。在美国,CEO报酬可能还在降低。而且,“小人儿”们正在迫使政治家们加强管制。201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个持股人权力法案,给予持股人投票决定高管报酬的权力(非约束性)。英国首相大卫•卡梅隆建议给持股者有约束力的投票权力来决定公司高管的报酬。

过去,公司的格局通常是分散无力的持股者面对集中强大的高管层,但机构投资者(特别是共同基金)的增长改变了这种格局。美国上市公司股票中机构投资者所持有的股份已经从1970年的19%增加到了2008年的50%。此外,过去十年中的公司丑闻也增进了持股者对公司事务的关注和参与兴趣。

持股者们现在有了更强大的武器来对付那些为自己服务的老板们,例如,风险管理公司RMG为持股者提供投票人授权方面的咨询。此外,持股人们还有了更强大的同盟者,对冲基金正在积极地介入公司的决策过程,曾经对麦当劳、时代华纳和德国政券交易所等巨头发起挑战。

同时,公司董事们的要求也越来越多。老板们随意把自己的高尔夫球友塞进董事会的时代已一去不返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人们把公司董事会形容为“形同虚设的庞然大物”)今天,公司董事会的大多数董事来自公司外部,这对董事会的质量有极大的改进作用。咨询公司Korn Ferry在对美国最大的一百家公司的研究中发现,这些公司的新任董事中,95人有丰富的国际经验;21%持外国护照;12%曾经在金砖四国工作过。这些董事们也更乐意作严格的监督者,而不仅仅是亲密的顾问。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巴鲁克•利夫在他出色的新书《赢得投资者》中写道,在目前的新世界中,孤独的CEO经常面对着“成群的竞争者”,有时甚至是敌手。

建议:对CEO们留有余地

所有这一切都在影响着老板们的行为。在公司世界目前最流行的用语是“谦恭的领导方式”、“服务性领导方式”、“讲求实务的领导方式”等等。但是,公司的经营业绩是否因此有了改进呢?学术界认为,确实有所改进。约翰•科尔和同事们的研究显示,那些持股者权益较大的公司比持股者权益较小的公司有更高的经营利润;克莱格•道依治和同事们的研究显示,那些董事会强劲的公司在融资时可以得到更低的利息。

不过,一些CEO对这样的新秩序存在疑问。他们问道,假如我们总是被一群竞争者质疑,我们怎么能够专心于长期的增长目标呢?有些CEO因此而改换门庭进入私人公司。比如,安托尼•汤普森本来在英国阿斯达公司负责“乔治”品牌的服装业务,他在离开阿斯达进入私人服装公司“Fat Face”后,高兴地说:“我不必再像奴隶那样听命于公司的各种废话和过度监管了。”格利佛最终说服了那些“小人儿”们放松了他,CEO们肯定也试图做同样的事。

4从羊身上拔毛

欺诈其信任者的行当

新生浸礼会教堂(位于亚特兰大市附近)的25000名成员听着牧师的絮絮叨叨,向艾弗伦·泰勒(Ephren Taylor)敞开了他们的心扉——还有钱包,而且,鉴于泰勒先生拥有众多闪亮的头衔,这些成员有什么理由不信任他呢?泰勒生标榜自己是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黑人CEO,目前就职于一家股票公开上市的公司。他曾出现在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频道(CNN)上,他曾在民主党全国大会上阐述社会意识的投资理念,美国说唱歌手史诺普·道格(Snoop Dogg)也曾委托他经营一项慈善募捐。

因此,当泰勒的“财富巡回演讲”研讨会来到亚特兰大市时,吸引了众多虔诚的听众。在该次活动中,新生浸礼会教堂主教艾迪·朗(Eddie Long)用如下言语介绍了泰勒:“(上帝)想让你成为一个号召人物„„想大力资助你来执行他的旨意。”泰勒提供了“低风险、高回报的投资项目”,这些项目都是他遵循上帝的指引而精心挑选的。

不幸,天赐福音却遭受了法律磨难。对许多投资者而言,保证能收到的20%的收益化为泡影。目前下落不明的泰勒在多起诉讼中被指控欺诈。共同被告之一——朗主教——敦促泰勒“要做正确的事”并弥补所有损失。本次指控并非主教大人显赫声望中的第一滴污点:去年,他因强迫年轻男子与他口交而被索赔约1500万美元-2500万美元。

部分受害者的辩护律师凯茜·勒曼指出,泰勒所施欺诈手段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就是使得他的猎物自己愿意投资于他。“他是制造营销手段的大师,他会说:‘如果你想调查我的身家背景,谷歌搜索一下我就可以

啦。’”即使根据法庭文件来看,他并未经受过正式的神学教育,他也能顺利地说服对方相信他是个经过正式任命的牧师。

要计算出损失的总体程度,还需要花费一定时间。这不仅仅是因为需要整理出一个公司网——其中有的公司还已经被剥离了。受害者还在不断涌现出来,其中甚至有许多人已经把自己毕生积蓄都交给了泰勒。有些人称泰勒为“黑皮肤的伯纳德·麦道夫”。

我们祈祷吧

使得受害者遭受约200亿美元损失的泰勒犯下了迄今为止最大的“杀熟诈骗”罪行。“杀熟诈骗”这一术语指的:犯罪者利用私人关系来欺骗某一特定的团体,比如教堂集会、扶轮社、专业人士的圈子、民族社区等。一旦诈骗者获取了该特定团体成员的信任,他的欺诈手段就可以像天花一样迅速传播。多数杀熟诈骗都采用庞氏骗局的手段,在这种手段下,新投资者的投资款被用以回报老投资者,或被项目推广者所吸收。 麦道夫骗局波及多个“亲密圈子”:佛罗里达州和以色列中富有的犹太人、乡村俱乐部和欧洲那些继承祖上遗产的人——这些群体都在“feeder”基金营销者的推波助澜之下受着诱惑。造成70亿美元损失的艾伦·斯坦福帝国(Allen Stanford’s empire)的倒塌被看成是近年来的第二大投资诈骗案,该案也涉及特定团体,其中包括拉美和利比亚的散居者和美国南部的浸礼宗教徒。斯坦福骗局开始于1月23日,但他否认其罪行。

在大型诈骗案之下,还搅着许多小型案件,这些案件遍布世界各地。任何紧密结合的团体都有可能成为诈骗目标。去年八月份,一个韩国牧师

因盗用24亿韩元(230万美元)而受到起诉,这笔钱本来是信徒交来用以建立一个基督教银行。在英国,凯文·福斯特(Kevin Foster)的KF概念以南威尔士郡的前采煤大镇为目标,借助浮华的路演,成功欺骗了超过8,000名受害者。

杀熟诈骗是个世界性难题,但在美国有着“最佳记录”。除了麦道夫的“光辉事迹”,根据咨询公司马凯特国际(Marquet International)的鉴别,在过去十年中,发生了超过300起的大型庞氏骗局,给投资者带来的损失合计高达230亿美元。马凯特国际估计,这些骗局中,高达半数的都基于亲和关系。关于同期发生的相对较小规模的诈骗案造成的损失金额,还没有可靠的数据,但是猜测值从50亿美元到200亿美元不等。总体而言,在美国,杀熟诈骗造成的损失可能高达500亿美元。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深入研究了1,000起投资欺诈案,而这一数量,就已经比2008年全年发生的投资诈骗案两倍还要多。《经济学人》所采访的六位州证券理事会委员均表态,认为投资诈骗问题正在不断加重。

之所以能发现这一问题在不断恶化,部分原因在于麦道夫骗局之后所采取的更好的检测手段。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2010年所记录在案的庞氏骗局案件数量要比2008年案件数量的两倍还多。每月揭露的庞氏骗局数量正是在2007年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开始攀升(如图表所示)。由于投资者试图抽出资金来弥补别处的损失,诈骗行为就更容易摧毁掉疲软的经济。

经济的坏年景也使得那些能“一夜暴富”的方案更有诱惑力。绝望导致轻信。马凯特的研究中显示,欺诈者所提供的年平均回报率中值高达38%。在发生于蒙大拿州的一个案例中,受害者得到的承诺甚至是一周800%的回报。

主流金融体系反复无常、失信于人的作风帮了这些欺诈者一个很大的忙。欺诈者宣称,华尔街的那些大佬们已经证明了他们不值得信任;(因此,)最好还是和那些你认识的人打交道吧。这就是泰勒在佐治亚州所采用欺诈手法的部分内容。

前SEC律师布伦特·贝克目前正在研究各种杀熟诈骗案例,他发现,有些案例涉及的团体是“你能想到的所有类型”,甚至在某个案例中,一个波斯语电台节目的忠实听众们被节目主持给欺骗了。但是宗教诈骗特别常见,因为人们很难想象他们的牧师其实是一个恶贼。阿拉巴马州证券理事会委员约瑟夫·博格(Joseph Borg)估计发生在美国南部的杀熟诈骗案件中,有半数都是基于宗教信仰的。

杀熟诈骗问题延伸到了所有类型的“信仰”,而且远远超出了圣经地带。9月,来自俄亥俄州的一位77岁的老汉被指控欺诈2,700名蒙诺教派教徒,诈骗金额达1700万美元(尽管他不知怎地抵制住了把马车换成一辆法拉利的诱惑)。

摩门教的钓钩

犹他州被认为是平均每人遭受杀熟诈骗最多的州,其60%的人口为摩门教徒。2010年,证券监管机构和FBI调查了发生在犹他州的杀熟诈骗案件,牵涉4,400名受害者,损失金额约14亿美元(或平均每人损失500

美元)。一名调查员称,仅最大的三起案件所造成的损失合计高达7亿美元,所以上述数据后来肯定有所攀升。

犹他州证券事业部的领导凯丝·伍德威尔(Keith Woodwell)指出,摩门教徒一般会信任并欢迎新加入者。只要你准备拔营搬往新家,新邻居好像都会帮你卸下行李。能够踏入(摩门教徒)房门的诈骗者就能利用这种亲近感。

比如,卢爱拉·戴(LuElla Day)就被一个她认识了4年摩门教徒同伴丹尼尔·麦瑞曼(Daniel Merriman)一次骗去了1200万美元。“他曾在我们的集会上演讲过。我卖掉农场时,他就过来跟我说,主教要求他来帮我把卖农场的收益进行投资。”81岁的卢爱拉说道。丹尼尔告诉卢爱拉,这笔钱将被投到政府债券上,仅握个手的功夫,交易就能完成啦。然而戴女士连一分钱的回报都没拿到。

不仅仅是那些老太太容易犯轻信他人的毛病。艾弗伦·泰勒众多受害者之一就是一个拥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MBA)的电子工程师。犹他州的一位男子就被隔壁邻居骗去了5万美元,那个邻居给他提供了投资于一款新型制冰机的机会。这起诈骗案中好像并没什么值得关注的东西,除非我们可以注意到,该受害者是一位退休的联邦代理人,而且他曾研究过针对白领的诈骗案件。

为何这些人的警觉性降低了?如犹他州检察院调查局局长杰夫·罗宾森(Jeff Robinson)所说:“每个人都在寻找判断他人品性的捷径,而亲近关系至少在理论上来讲就满足了该需求。”种族关系催生了信任感,这通常是好事(见文章相关内容)。但有可能被不法之徒滥用。

另一个原因可归结为“繁荣神学论”的兴起,或者说是上帝希望基督徒又善良又富有这一信仰。这一观点在黑人教堂和西班牙教堂中最能站得住脚。三教合一基金会成员安东尼(Ole Anthony)正在从事调查教堂诈骗案的工作,根据他的观点,教堂很想投资成功,这就为他们自己带来了压力,也就使得他们自己变得更容易遭受攻击。

社会媒体使得杀熟诈骗传播进行得更为迅速。那些花费了多年功夫才上市的债券一夜之间就能在脸谱(Facebook)或推特(Twitter)上被伪造。诈骗者看看潜在受害者的在线个人档案,就能利用这些他们搜集到的信息来定位目标。在近期发生的一个案例中,SEC颁发了一条限制令,成功阻止了一起诈骗行为的发生,该诈骗行为的目标是那些失聪者群体中广为流行的聊天网站的用户。

从整个国家的层面上来看,美国政府的反应还不够充分。SEC已经公开了一些典型的案例,但并未很好地教育到投资者。正如一位前SEC工作人员所指出,SEC其实相当于是在悬崖下安排了几辆救护车,而不是在悬崖顶部安装防护栏。

美国各州采取措施更为努力。例如,宾夕法尼亚州一年召开了上百次会议来教给投资者如何变得更为小心谨慎。犹他州举行了一场广告牌宣讲活动,广告牌上印有一系列值得牢记的警语:“我是你的朋友,我是你的邻居,可我还是一个诈骗者哦!”正如犹他州政府官员嘉瑞·赫尔伯特(Gary Herbert)所说,人们应该“信任别人,但要区分对象”。 犹他州颁布的新法令中,其中一条加重了对那些滥用信任关系的诈骗者的罚款,另一条则要求对举报者支付奖金,最高额为追回诈骗款的30%。

(SEC也在执行一条类似条例,不过仅适用于超过100万美元的案件。)这两项法案均得到本·麦克亚当斯(Ben McAdams)先生的大力支持,麦克亚当斯先生是一位从纽约回到犹他州老家的州议员,其理念在于,“在投入大量精力进行滑雪经济的建设时,也要投入同等精力来削减诈骗经济”。在犹他州,如果具备某项诈骗罪行发生的“可能原因”,就可以在提出指控之前就冻结涉嫌诈骗者的财产。

还有一些想法也在慢慢渗透。一位目前就职于州检察院的律师,西恩·瑞耶斯(Sean Reyes),支持制定“诈骗犯登记”政策,该想法类似于某项针对性犯罪者的政策。他说道:“惯犯的数量是相当惊人的。”他还希望能实现如下想法:如果某些诈骗者能主动带领调查员去调查他们私下储存起来的资产,这些人就应该获得减刑。如果这样,大部分受害者还是能够以低投入换高回报的。

调查员面临着强大的阻力。一方阻力在于,受害者常常不愿意站出来承认自己受骗。有些人是不敢看看他们到底损失了多少,而其他人则是不愿意让家人知道:上岁数的受害者常常害怕会因不善打理生活而遭受指责并被晾在家里。在宗教诈骗案件中,可以发现,(在教堂事务处理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教堂里发生的事不能出门,只能通过教堂长老或主教彼此商议来解决。许多诈骗案尤为复杂,发生在亚利桑那州浸会基金会的一场庞氏骗局中,就用了120个空壳公司从其成员身上榨取了5.9亿美元。

政府为保护其公民免遭轻信之苦而能做出的努力相当有限,贝克先生认为私人团体更有助于在悬崖顶安装防护栏。在瑞耶斯的协助下,贝克在

犹他州(同时也在网络上)设立了“诈骗学院”。这种自成一派、针对诈骗行为而进行的“邻居监控”组织提供在线建议,并组织活动以提高大家的警觉意识。2月15日会再召开一次大会,届时,与会者将首先听取一位来自摩门教堂的资深人士的演说,其后还有来自各个州和整个国家范围内的诈骗犯猎手、受害人进行演讲。愿上帝保佑这次大会圆满举行吧。

【生词】

nudge n. a slight push or shake 推动;用肘轻推;没完没了抱怨的人

v. 1. to push against gently推进;用肘轻推;

2. push into action by pestering or annoying gently不停地唠叨

perpetrate adj. auguring favorable circumstances and good luck 犯(罪);做(恶) congregation n. 1.a group of people who adhere to a common faith and habitually attend a given church

2.an assemblage of people or animals or things collected together

3.the act of congregating集会;集合;圣会

Credulousness n. tendency to believe too readily and therefore to be easily deceived 轻信

【附注】

[1] Affinity fraud

杀熟诈骗,是一种最为恶劣的金融诈骗,因为它利用了人们容易相信团体成员的心理特征。

[2]NPR

National Public Radio,美国国家公共电台。虽然名称是“公共”电台,但是它实际上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广播实体。NPR成立于1970年,节目以新闻及综述为主,是美国国内收听率最高的广播电台,面向美国民众广播。

[3] CNN

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able News Network)的英文缩写,由特纳广播公司(TBS)董事长特德·特纳于1980年6月创办,通过卫星向有线电视网和卫星电视用户提供全天候的新闻节目,总部设在美国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

[4]Bernie Madoff

伯纳德·麦道夫(Bernard Madoff,1938年4月29日——),美国著名金融界经纪人,前纳斯达克主席,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诈骗案——“庞氏骗局”的主犯,诈骗金额超过600亿美元,2009年6月29日被纽约联邦法院判处150年有期徒刑。

[5] rotary club

扶轮社,是依循国际扶轮的规章所成立的地区性社会团体,以增进职业交流及提供社会服务为宗旨;其特色是每个扶轮社的成员需来自不同的职业,并且在固定的时间及地点

每周召开一次例行聚会。每个扶轮社都是独立运作的社团,但皆需向国际扶轮申请通过后才可成立,通常会以所在地的城市或地区名称作为社名。

[6]Ponzi schemes

庞氏骗局,是一种最古老和最常见的投资诈骗,是金字塔骗局的变体,很多非法的传销集团就是用这一招聚敛钱财的,这种骗术是一个名叫查尔斯·旁兹的投机商人“发明”的。庞氏骗局在中国又称“拆东墙补西墙”、“空手套白狼”。简言之就是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

[7] Bible Belt

圣经地带,是指美国南部部分州份的别名。这些州份的民风非常保守,对宗教非常狂热。 5


© 2021 实用范文网 | 联系我们: webmaster# 6400.net.cn